LOFTER

六、潮态被两大陆对月角度规则制约

1、潮态与两大陆对月角度相映

 

观察潮汐的同时观测地、月异步运动规则,表现对应形式:地球在24时48分45秒时间内自转372.6度,月在这段时间内运行12.6度,双星按这个异步运动规则形成地转对月周期;在这样的周期中,欧亚和北美大陆各与月球发生一次磁极相对关系;在24时48分45秒时间发生两次潮汐,一次是欧亚大陆对月,赤道两侧潮现落位静态,另一次是北美大陆对月,赤道两侧潮现落位静态。两种磁极相对关系牵制潮汐的落位静态过后,两大陆对月转为90度,赤道两侧都形成涨位静态,在这样的形式上,每次潮汐周期的时间均为12时24分23秒。

海洋的两个潮汐周期都表现四种潮态:一、潮在涨位静态持续3时6分过后转为落潮动态;二、潮在落位动态持续3时6分过后转为落位静态;三、潮在落位静态持续3时6分过后转为涨潮动态;四、潮在涨位动态持续3时6分过后恢复涨位静态。四种潮态各与两大陆垂直对月的标定角度相映,形成潮汐形态与两大陆对月角度对应的格式。

以两大陆对月90度,欧亚大陆中心居向月方,赤道两侧海域潮现涨位静态为始点计算,地球旋转23.2875度,月行0.7875度,欧亚大陆向月转移22.5度,差67.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潮现落位动态。

潮在落位动态持续3时6分。在这段时间内,地球旋转46.575度,月行1.575度,欧亚大陆向月转移45度,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落潮动态停止,潮现落位静态。

潮在落位静态持续3时6分,是地球失衡的尖峰区。地球在这段时间内旋转46.575度,月行1.575度,欧亚大陆居向月端转移45度,从两大陆对月直线上移开22.5度,差67.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90度时,潮现涨位动态。

潮在涨位动态持续3时6分。在这段时间内,地球旋转46.575度,月行1.575度,欧亚大陆居向月半径位置转移45度,从两大陆对月直线上移开67.5度,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90度时,涨潮动态停止,潮现涨位静态。

潮在涨位静态持续3时6分,是地球被日、罡力矩作用的平衡期。在这段时间内,地球旋转23.2875度,月行0.7875度,欧亚大陆转移22.5度,两大陆对月形成90度,北美大陆移至向月方,欧亚大陆移至背月方。地球在涨位静态复旋转23.2875度,月行0.7875度,北美大陆居向月半径转移22.5度,差67.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潮现落位动态。

潮在落位动态持续3时6分。在这段时间内,地球旋转46.575度,月行1.575度,北美大陆向月转移45度,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落潮动态停止,潮现落位静态。

潮在这次落位静态持续3时6分,是地球失衡的第二个尖峰区。在这段时间内,地球旋转46.575度,月行1.575度,北美大陆居向月端转移45度,从两大陆对月直线上移开22.5度,差67.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90度时,潮现涨位动态。

潮在涨位动态持续3时6分。在这段时间内,地球旋转46.575度,月行1.575度,北美大陆居向月半径转移45度,从两大陆对月直线上移开67.5度,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90度时,涨潮动态停止,潮现涨位静态。

潮在这次涨位静态持续3时6分,也是地球被日、罡力矩作用的平衡期。地球在这段时间内旋转23.2875度,月行0.7875度,北美大陆转移22.5度,两大陆对月形成90度,欧亚大陆移至向月方,北美大陆移至背月方,形成一个潮态与两大陆对月角度对应的周期。

在自然科学中,物质与物体相互作用,都产生按物理规则表现自然规律的共性,在这种共性中,任何自然形式都是物质与物体相互作用形成的外在现象,在其形式中都掩盖着被内在规则制约的物理性,潮汐与两大陆对月角度对应的自然形式也不例外。因此,要想找到潮汐变化真因,就必须将视线从这种对应形式的表面现象上移开,审视其内在规则。

 

2、潮态与两大陆对月角度相映揭示物理性

 

地球与月发生磁关系时,不论产生磁引力还是推力负作用都使天体失衡,这种失衡动态都是在它负离子体内的有机关系中形成。地球形成失衡动态后,不论向月靠近还是对月疏远,都冲动与日、罡发生的力矩关系。因为构成海洋球状平衡机制的主体关系是两层力矩,所以,地球对月产生磁力负作用虽然引发平衡关系变化,但不能表现这种关系,而是先冲动与日、罡构成的力矩机制,然后波及海洋的第二层力矩。这种连锁反应现于两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是:地球与月发生同、异性磁极相对关系,产生磁力负作用后,和移向欧亚大陆的重心力偶合,以向月靠近与疏远的运动形式冲动力矩机制,然后,日、罡对失衡态地球加强力矩中的作用力。第二个环节是:日、罡对地球加强力矩作用后,引发三层内在关系变化:一层是,引发第二层力矩关系变化,使海洋被综合力作用的平衡关系松动;二层是,球状平衡关系松动后,两侧引力对海水吸附作用加强;三层是,两侧引力对海水吸附作用加强后,地球转向中心对赤道两侧海水的吸积作用力相对减弱。

从两个环节中可以看到两层内在关系的关联性。海洋幅动态与涨、落位静态虽然表现潮汐规律,但制约这种自然形式的内在规则,是地球失衡动态引发两层力矩关系变化,形成两个交替形式,而两个交替形式的前提,是地球对月产生磁引力与推力负作用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从这个角度看潮汐与两大陆对月角度的对应形式,表现两层内在关系:一层是,欧亚和北美大陆对月产生磁引力、推力负作用,与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都给地球造成失衡条件;另一层是,地球的两种形式失衡动态冲动与日、罡构成的力矩机制后,虽然形成两个日、罡将其失衡动态控制的交替形式,但产生的物理效果是一致的,正因为在两个交替形式上产生的物理效果具有一致性,才使波及第二层力矩中两个交替形式产生的物理作用一致。因为这两层力矩的内在关系相互关联,所以,在天体关系与水体关系上,两个方面形成的内在规则也相互关联。潮汐与两大陆对月角度对应的自然现象,就是被这样两个关联性内在规则制约的结果。持唯物辩证观对潮态与两大陆对月角度对应的形式分析,展现下列性质。

以两大陆对月90度潮现涨位静态,欧亚大陆中心居向月方为始点,地球旋转23.2875度,差67.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它的S极磁场已进入月球N极磁区,产生的磁引力负作用开始与移向欧亚大陆的重心力偶合,地球形成失衡惯性后,向月靠近的失衡动态冲动力矩机制。由于日、罡对失衡态地球加强力矩作用的同时,亦对海水的引力加强,地球转向中心对两侧海水吸积力相对减弱,使之形成赤道两侧的落潮动态。

地球持落潮动态旋转46.575度,欧亚大陆位居向月端,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日、罡对失衡态地球调整了力矩关系,地球的失衡动态被控制,在向月靠近的失衡态尖峰区形成两个方面的平衡。一、在失衡态尖峰区确定与日、罡的力矩关系,形成在失衡条件下的天体平衡;二、在失衡态尖峰区确定与日、罡对海洋作用的第二层力矩关系,形成失衡条件下海洋的球状平衡,使赤道两侧海洋在地球失衡态平衡中形成3时6分的落位静态。

地球持落位静态旋转46.575度,欧亚大陆离月22.5度,差67.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90度时,它的S极磁场离开与月N极磁场相对的尖峰区,对月磁引力负作用减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松弛,在失衡态与日、罡对海洋构成的第二层力矩关系松动,形成向负离子体中心回旋运动。地球在回旋动态中,日、罡对其加强的力矩作用削弱,对赤道两侧海水的吸积力相对加强,使海洋在天体恢复平衡中形成涨潮动态。

地球持涨潮动态旋转46.575度,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90度时,它的S极磁场离开月球N极磁区,对月磁引力负作用消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解除。地球体回到负离子体中心后,恢复在平衡关系中与日、罡发生的两层力矩关系,使海水在天体平衡中形成3时6分的涨位静态。

地球持涨位静态旋转23.287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90度时,它的北美大陆移至向月方,欧亚大陆移至背月方。两大陆对月形成这样的角度后,地球持涨位静态旋转23.2875度,差67.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它的N极磁场进入月球N极磁区,实现磁推力负作用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地球产生失衡惯性后,对月疏远的失衡动态冲动与日、罡构成的力矩机制。由于日、罡对失衡态地球加强力矩作用的同时亦对海水的引力加强,使它对赤道两侧海水的吸积力相对减弱,故再次形成落潮动态。

地球持落潮动态旋转46.575度,北美大陆中心居向月端,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日、罡对失衡态地球重又调整力矩关系。地球的失衡动态被控制后,在对月疏远的失衡态尖峰区发生两层力矩关系,使赤道两侧海洋在地球失衡的平衡关系中形成3时6分的落位静态。

地球持落位静态旋转46.575度,北美大陆离月22.5度,差67.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90度时,它的N极磁场离开与月球N极相对的尖峰区,对月磁推力负作用减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松弛,在恢复平衡中与日、罡对海洋作用的第二层力矩关系松动,形成向负离子体中心的回旋运动。地球在回旋动态中,由于日、罡对它的力矩作用减弱,其转向中心对赤道两侧海水的吸积作用力相对加强,使海洋在天体恢复平衡中再次形成涨潮动态。

地球持涨潮动态旋转46.575度,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90度时,它的N极磁场离开月球N极磁区,对月磁推力负作用消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解除。地球回到负离子体中心后,由于恢复了与日、罡在平衡关系中发生的两层力矩,使海洋在天体平衡中形成3时6分的涨位静态。

地球持涨位静态旋转23.2875度,两大陆对月形成90度时,欧亚大陆复移至向月方位,形成两个潮汐周期与一个两大陆对月角度对应的周期。这样的自然形式,与两大陆对月产生磁引力、推力负作用的交替形式相应,形成潮汐被两层力矩关系变化制约的内在规则。

 

3、大潮汐被三种作用力偶合的内在规则制约

 

地、月在日、罡载体内发生着两层星系关系,在两层星系关系中,只要地球的两个大陆对日、月形成三星四点直线,赤道两侧海洋必现大潮落位静态。根据大潮落位静态和两大陆与日、月角度相对的特征,推算地球磁力负作用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后,再与太阳风偶合的双重关系,月绕地球一周,发生两次双重偶合关系,因此,形成两次大潮汐和两大陆与日、月垂直相对的对应形式。

一次是月行至望,在背日端与欧亚大陆相对,地球产生磁引力负作用和移向这个大陆的重心力偶合后再与太阳风偶合。大潮现落位静态过后,只要两大陆垂直对日、月形成90度,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不仅与月球发生异性磁力的偶合关系解除,而且和太阳风的偶合关系解除。这样的偶合关系解除后,地球每旋转372.6度虽然都与月球发生异性磁关系,但因只有一次欧亚大陆与月相对,产生磁引力负作用,和移向这个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与太阳风顺向,只能与太阳风形成一次磁引力形式的双重偶合,故在双重偶合关系中,只能形成一次在磁引力负作用中引发赤道两侧海洋的大潮落位静态。

另一次是月行至朔,在向日端与北美大陆相对,地球产生磁推力负作用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后再与太阳风偶合。这次大潮落位静态过后,只要两大陆垂直再次对日、月形成90度,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不仅再次与月球发生同性磁力的偶合关系解除,而且再次和太阳风的偶合关系解除。这样的偶合关系解除后,地球每旋转372.6度,虽然都与月球发生同性磁关系,但因只有一次北美大陆与月相对,产生磁推力负作用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与太阳风顺向,只能与太阳风形成一次磁推力形式的双重偶合,故在双重偶合关系中,只能形成一次在磁推力负作用中引发赤道两侧海洋的大潮落位静态。

观察海洋的大潮汐规则,发生大潮汐前后,涨位静态的水平和时间都与平潮汐相等。因为落大潮前后,3时6分的涨位静态水平和时间与平潮汐相等,所以,大潮汐也表现出在地球失衡与平衡关系中相对的两种力矩性。

一种表现为,月在背日端形成三星四点直线,欧亚大陆与月异性磁极相对,地球产生磁引力负作用,和移向这个大陆的重心力偶合后再与太阳风偶合,形成加重失衡。由于日、罡对加重失衡态地球控制力度加大时对海洋引力加大,地球在加重失衡的尖峰期产生两层力矩效果,方使赤道两侧海洋的落大潮动态停止,形成3时6分的大潮落位静态。两大陆对月形成90度,地球的磁引力负作用消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关系解除,与太阳风偶合关系亦解除。地球在这种状态回到负离子体中心,不但恢复在平衡关系中与日、罡构成的两层力矩机制,而且使海洋的大潮涨位动态停止,恢复与平潮涨位水平相等的3时6分静态。

另一种表现为,月在向日端形成三星四点直线,北美大陆与月同性磁极相对,地球产生磁推力负作用,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后再与太阳风偶合,形成加重失衡。由于日、罡对加重失衡态地球控制力度加大时,对海洋的引力作用加大,地球在加重失衡的尖峰期再次产生两层力矩效果,使赤道两侧海洋的落大潮动态停止,又形成3时6分的大潮落位静态。两大陆对月形成90度,地球的磁推力负作用消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关系解除后与太阳风偶合关系亦解除。地球在这种状态回到负离子体中心,再次恢复在平衡关系中与日、罡构成的两层力矩机制,使海洋的大潮涨位动态停止,仍恢复与平潮涨位水平相等的3时6分涨位静态。

月在望、朔两端,因为地球产生的磁力负作用与两大陆重心力和太阳风偶合,都冲动两层力矩关系,形成两种形式的内在规则制约大潮汐现象,所以,月在望、朔方大潮汐交替中,形成了两大陆对日、月三星四点的直线,与赤道两侧大潮落位静态对应的自然形式。

以月在背日端,日、地、月形成近似直线,两大陆对月90度,欧亚大陆在向月方为始点,地球旋转23.2875度,差67.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它的S极磁场进入月球N极磁区,产生的磁引力负作用开始与移向这个大陆的重心力偶合。地球在这种偶合基础上,形成向月靠近的失衡动态与太阳风偶合,它的失衡惯性加强,向月靠近的失衡动态加大,日、罡对其加大控制力度的同时对海洋引力加大,产生地球对赤道两侧海水的吸积力相对减弱效果,方使海洋形成落大潮动态。

地球持向月靠近的加重失衡态旋转46.575度,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由于日、罡对加重失衡态地球调整了力矩关系,在它向月靠近的加重失衡态尖峰区与其构成两层力矩机制,方使海洋形成3时6分的大潮落位静态。

地球在向月靠近的加重失衡态力矩中旋转46.575度,欧亚大陆离月22.5度,对月磁引力负作用减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松弛,与太阳风的偶合关系松动。地球在加重失衡态尖峰区的两层力矩关系松动后,由于产生向负离子体中心加速回旋的惯性,使赤道两侧海洋形成恢复平衡的大潮涨位动态。

地球在加速回旋惯性中旋转46.575度,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90度时,S极磁场离开月球N极磁区,对月磁引力负作用消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解除,与太阳风似在绝缘状态。地球回到负离子体中心后,恢复在平衡关系中与日、罡构成的两层力矩机制,赤道两侧海洋依这个条件形成涨位静态。地球在平衡态力矩中旋转23.2875度,两大陆对月形成90度,完成一个加重失衡态周期。北美大陆移至向月方时月已离开日、地直线,因太阳微粒子流射线方向与地球对月磁力负作用角度偏斜,故不再发生重叠偶合关系。

这样的重叠偶合与失偶形式过后,时隔半月,月行至朔,再次与日、地形成近似直线。以两大陆对月90度,北美大陆在向月方为始点,地球旋转23.2875度,差67.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它的N极磁场进入月球的N极磁区,实现磁推力负作用与移向欧亚大陆的重心力偶合。地球在这样的偶合基础上,形成对月疏远的失衡动态与太阳风偶合,失衡惯性加强、对月疏远的失衡动态加大。日、罡对地球控制力度加大的同时对海洋引力加大,地球对赤道两侧海水的吸积力相对减弱,海洋再次形成落大潮动态。

地球持对月疏远的加重失衡态旋转46.575度,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日、罡对其重又调整力矩关系,在地球对月疏远的加重失衡态尖峰区与其构成两层力矩机制,使海洋再次形成3时6分的大潮落位静态。

地球在对月疏远的加重失衡态力矩中旋转46.575度,北美大陆离月22.5度,磁推力负作用减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松动,与太阳风的偶合关系亦松动。由于地球在加重失衡态尖峰区与日、罡发生的两层力矩关系松动,产生向负离子体中心加强回旋惯性,使海洋形成恢复平衡的大潮涨位动态。

地球持加强回旋动态旋转46.575度,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90度,它的N极磁场离开月球N极磁区,对月磁推力负作用消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解除,与太阳风亦似在绝缘状态。地球回到负离子体中心,再次恢复与日、罡在平衡关系中构成的两层力矩,使海洋恢复涨位静态。地球在天体平衡的力矩中旋转23.2875度,两大陆对月形成90度,完成另一个加重失衡的周期。这时欧亚大陆移至向月方,月球再次离开日、地直线,因太阳微粒子流射线方向与地球对月磁力负作用角度偏斜,亦不发生重叠偶合关系。

 

五、潮态与两大陆对月角度变化同步

1、潮汐规则成于地球磁力负作用与两大陆重心力偶合形式

 

在平潮汐中,只要两个大陆对月形成两星三点直线,赤道两侧海洋必现落位静态。根据这个特点,推算地球对月磁力负作用与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形式,地转372.6度,发生两次交替的偶合关系:一次是欧亚大陆与月异性磁极相对,发生磁引力负作用和移向这个大陆的重心力偶合;一次是北美大陆与月同性磁极相对,发生磁推力负作用和移向欧亚大陆的重心力偶合;地球在磁力负作用与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中都产生轴心失衡效果。

在这样的偶合方式中,两大陆以垂直姿态对月形成90度,地、月之间不发生磁力关系。地球在这种状态旋转,重心虽然仍向两大陆转移,但因产生的惯力对称,故在惯性力平衡中轴心不动。以这种形式的平衡为始点,地球旋转372.6度,两个大陆各发生一次与月磁极相对关系,地、月按这样的磁规则异步运动,形成两个磁力负作用与重心力偶合和失偶的交替形式。

一个是欧亚大陆转向月球:地球与月异性磁极相对,产生的磁引力负作用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形成向月靠近的动态,天体失衡后,日、罡对失衡态地球控制,造成失衡态力矩条件;两大陆对月形成90度,欧亚大陆S极磁场离开月球N极磁区,地球与月异性磁极相对关系解除,磁引力负作用消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解除,天体回到负离子体中心,恢复与日、罡的平衡态力矩,形成一个偶合与失偶形式。

另一个是北美大陆转向月球:地球与月同性磁极相对,产生的磁推力负作用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形成对月疏远动态,天体失衡后,日、罡对失衡态地球控制,再次造成失衡态力矩条件;两大陆对月形成90度,北美大陆N极磁场离开月球N极磁区,地球与月同性磁极相对关系解除,磁推斥力负作用消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解除,天体回到负离子体中心,再次恢复与日、罡的平衡态力矩,形成另一个偶合与失偶形式。

根据两个偶合与失偶的交替形式,推算地球与日、罡在平衡关系变化中发生的力矩关系变化,形成两个对应的内在规则。

以两大陆中心对月90度为基点,在欧亚大陆转向月球的角度上测算,当地球旋转23.2875度,差67.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它的S极磁场进入月球的N极磁区,与月发生异性磁关系,产生磁引力负作用和移向欧亚大陆的重心力偶合,形成向月靠近的失衡动态冲动与日、罡发生的力矩关系。

地球持向月靠近的失衡动态旋转46.575度,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由于日、罡调整了力矩关系,使向月靠近的失衡动态被控制,能够在天体失衡的尖峰区与日、罡发生稳定的平衡关系,形成失衡状态平衡中的力矩。

地球在向月靠近的失衡态尖峰区平衡关系中旋转46.575度,欧亚大陆离开月球22.5度,与月异性磁极相对,产生的磁引力负作用减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松弛,日、罡对它加强的引力作用削减,给天体造成向负离子体中心回旋条件。

地球持回旋动态旋转46.575度,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90度时,它的S极磁场离开月球N极磁区,与月异性磁关系解除,磁引力负作用消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解除,恢复与日、罡天体平衡的力矩关系,这个条件制约它回到负离子体中心。地球在天体平衡的力矩中旋转23.2875度,两大陆对月形成90度,北美大陆移至向月方位。

地球在这个角度复旋转23.2875度,差67.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北美大陆的N极磁场进入月球N极磁区,与月发生同性磁关系,产生的磁推力负作用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形成对月疏远失衡动态冲动与日、罡发生的力矩关系。

地球持对月疏远的失衡动态旋转46.575度,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直线时,由于日、罡重又调整力矩关系,使对月疏远的失衡动态被控制,能够在天体失衡态尖峰区与日、罡发生稳定的平衡关系,再次形成天体失衡态平衡的力矩。

地球在对月疏远的失衡态尖峰区平衡关系中旋转46.575度,北美大陆离开月球22.5度,与月同性磁极相对,产生的磁推力负作用减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松弛,日、罡对其加强的引力作用削减,再次形成天体向负离子体中心回旋运动。

地球持回旋动态旋转46.575度,差22.5度形成两大陆对月90度时,它的N极磁场离开月球N极磁区,与月同性磁关系解除,磁推力负作用消失,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的偶合关系解除,再度恢复与日、罡天体平衡中的力矩关系,重又回到负离子体中心。地球在天体平衡态力矩中旋转23.2875度,两大陆对月形成90度,欧亚大陆复移至向月方位。

 

2、地球的天体失衡改变两层力矩关系

 

地球对月磁力负作用与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形成周期性失衡动态后,失衡的天体关系不是直接作用海洋引发潮汐,而是冲动与日、罡构成的力矩机制,引发双星对它在力矩中产生的平衡作用发生变化,而海洋是以幅动方式对地球的天体失衡态做出反映。在这样的反映形式上隐藏着两层内在关系。

第一层,月与地球发生磁关系时,它处于弱势,本应产生磁力作用的被动性,可是,因为它在地球环形区域内被弧层机制保护,这种被动作用,不能使其负离子体冲动在弧层内与地球构成的圆周体机制,所以,月在地球系内虽被磁力作用,但是,不仅不能向星系质心靠近与疏远,反而把这种作用力移向地球体,只能在自身负离子体中心调解,变为对月负作用。

第二层,地球与月发生磁关系后,产生的磁力负作用使天体陷于窘境。地球的负离子体与天体虽为一体,但因它在太阳环形区域内亦被与日构成的弧层机制保护,故此,尽管对月磁力负作用与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后产生失衡惯性,却不能使负离子体冲动与日构成的圆周机制,这个条件使它只能将失衡作用力隐于自身,在负离子体内不同形式的电荷节层间进行调节,以天体在负离子体内缓冲的方式,表现向月靠近与疏远的失衡动态。

因有这样两层内在关系暗伏在日、地、月之间,故地球在自星系内与月发生磁关系时,虽然存在质心磁极旋转、质点磁极定向的差别,但是由于这个差别中产生的动态效果被两层内在关系制约,使地、月在相互作用中只能形成两个特定规则。

一个是,在地球自转、月球公转的异步运动中,这样的运转形式使地球在自转周期基础上附加月球绕地角度,形成地转与月球在运行中定向磁极相对的周期。

二个是,地球在星系质心,它的N、S极伴天体旋转形成了旋转磁场,月球在质点,它的磁极定向,双星按这种不同步运动方式,在地转372.6度与月行12.6度中形成磁极相对的周期。在这样的周期中,欧亚大陆的S极磁场与月N极相对产生磁引力负作用;北美大陆的N极磁场与月N极相对产生磁推力负作用。因为两种磁力负作用都与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而地球失衡产生的动态效果都是在自身负离子体内调节,所以,它对月产生磁引力和推力负作用后,向月靠近和疏远的失衡动态,能够形成冲动与日、罡构成力矩的周期。

地球在太阳环形区域内第三级弧层与日构成圆周机制,被太阳环形电荷制动的同时亦被北极星负导向电荷制动,产生向北侧行动能后,因为地球向北侧行动态被太阳北侧控制机制制约,所以,能够在太阳北侧近日点46.52度、远日点23.26度形成偏心轨道。地球的偏心轨道虽然成于力矩作用,但因力矩中存在接受日、罡电场力的能量差,海洋在第二层力矩中对地球接受双星电场力能量差毫不隐讳,故海水与天体的微电网络经过对赤道两侧电场力衡量,对力矩中隐藏的电场力能量差,以两半球分布不均的态势展现,就是对这种不平衡电场关系表现的公正姿态。地球在这个角度衡量日、罡的电场力,已经感应到双星间存在电场作用能量差,它之所以还是选择这个角度作为力矩中的平衡点,因为双星在电场力差别中加进了太阳北侧弓形电荷的磁力作用。

地球在力矩中运行,因北极星对它的电场力作用大于太阳,向北侧行的动能依然存在,这种动能被太阳北侧弓形电荷的电与磁场双重作用克制,才产生平衡效果。地球在这种环境产生两种特性:一、它借助力矩条件,凭借和日、罡发生的平衡关系,与北极星构成异阶级对旋体机制,在轴控中运行时单方对旋;二、日、罡的力矩作用挟持它的圆周运动,使其卫星轨道在力矩中负压成一个狭窄的物理空间,天体在这个空间运行,既有偏心运动性又有遵守弧层秩序的规范性。两种作用的严谨性不仅使地球在偏心轨道上的卫星运动形成规范,而且为它营造了稳定的生存空间,地球在这个空间被日、罡作用不但天体平衡,而且衍生海洋平衡。这种性质表现在两个方面的联系中。

一方面,地球在力矩中偏心运动与对旋运动联系,这种联系使它在偏心轨道上被北极星轴控运行,既不能向南北侧动改变行向,也不能向高低挪动改变弧形层位,只能在轨道上形成稳定的对旋运动,以确定在力矩中负离子体与日、罡发生的平衡关系。因为这种关系成为限制地球运动的条件,所以,它在偏心轨道上形成两层内在规则:一层是,天体被力矩作用时,负离子体被太阳弧层内环形电荷束缚,形成在两种方式平衡关系中支持的内在规则;另一层是,它在北极星轴上90度旋转,形成绕日运行时被北极星轴控的内在规则。

另一方面,地球对海洋的作用力与日、罡对海洋的电场力相联系,这种联系使它与双星对海洋的作用力产生一体性。这种性质表现为:地球对海水的吸积力抵制两侧引力对海水的吸附作用,使海洋在地球与双星发生天体力矩的基础上产生第二层力矩的平衡效果,导致海洋在第二层力矩的综合作用力基础上构成球状平衡机制。

地球对月磁力负作用和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形成失衡动态后,冲动与日、罡构成的力矩机制,产生的最明显效果是波及海洋球状平衡。这种波及性以两层力矩的连带方式表现:一层是,地球的失衡动态冲动力矩机制后,首先与日、罡的平衡关系发生变化,双星对力矩中失衡态地球加强的引力作用主要反应在海水上,产生两侧引力对海水作用加强,导致地球赤道对两侧海水的吸积力相对减弱;二层是,这种变化反映在海洋球的状平衡机制上,主要使第二层力矩关系发生变化,这种变化在赤道两侧海水的球状平衡形式上表现。

这里存在一个问题:既然海水没被月球引力作用,没形成滚桶式涨潮,那么赤道两侧海洋落潮时海水到哪里去了?两层力矩的连带性能够回答这个问题,它指出了赤道两侧海洋落潮时海水的去向。对日、罡与地球作用于海洋构成的球状平衡机制分析,这个机制的主体关系是第二层力矩,因此,应当从这层关系中找答案。月对地球产生靠近和疏远的失衡效果时,日、罡对它加强力矩作用,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海水,因此,地球的失衡与平衡关系变化必然在海洋形态上反映出来。对海洋观察:越是接近赤道,潮汐的落差越大。根据这个特点分析“潮汐”概念,它产生之源在于赤道两侧近海渔家对海洋的观察。从这点理解潮汐,地球持失衡与平衡姿态旋转46.575度,赤道两侧均形成3时6分的涨、落位静态,与两极3时6分的落、涨位静态以反比方式对应,因此,潮汐在赤道两侧与两极是以反称形式表现。它揭示这样的内在性:地球失衡动态冲动力矩关系后,日、罡对失衡态地球加强作用力,虽然将其失衡动态克制,但是它的失衡动能并没消失;在这样的条件下,由于日、罡与失衡态地球发生的平衡关系是通过海水实现,使海洋在地球的失衡态平衡中能够以第二层力矩形式,表现两极的涨位静态与赤道两侧的落位静态相对平衡。这种内在性展示,潮汐与天体的平衡关系,是以赤道和两极海洋相对涨、落位动态和静态的形式,表现平衡关系变化。因此,日、罡、地、月在相互作用中,通过海水表现潮汐变化的自然形式是外在现象,它被这些天体在平衡关系变化中形成的内在规则制约。

从两层力矩关系的角度看海洋,潮汐在涨、落位静态表现着球状平衡的矛盾性。其矛盾在于两个方面。一方面现于自然:海洋在赤道两侧形成3时6分的落位静态与3时6分的涨位静态相矛盾。另一方面现于物理:赤道两侧潮现落位静态都是在两大陆对月时,这种自然形式揭示,地球磁场的N、S极与月发生的同、异性磁关系能够引发天体失衡,海洋是在天体失衡条件下形成两层力矩中的球状平衡;赤道两侧潮汐呈现涨位静态都是在两大陆对月90度,这种自然形式揭示,地球磁场N、S极与月发生的同、异性磁关系已经解除,海洋是在天体平衡条件下形成两层力矩作用中的球状平衡;海洋的涨、落位静态,都表现在地球旋转46.575度的现象中,它揭示在失衡和平衡条件下与日、罡发生的两层力矩关系对称。不过,在对称形式上掩盖着矛盾性。

对这种矛盾性分析,仍属与自然规律相矛盾的倾向,因此,这种矛盾倾向背后依然掩盖着另一种倾向。持自然形式被物理机制制约的辩证观,对海洋在涨、落位静态都形成3时6分球状平衡现象的内在规则分析,可以看到一层潜在的天体特性:天体在相互作用中支持对立关系时,具有适应环境的本能;这种本能使它们利用媒介物质相互作用时,不断克服局部不平衡条件,以修缮平衡关系中含有缺欠的部分,达到支持对立天体的主体关系平衡。

 

四、潮态揭示移向两大陆重心力与磁力负作用发生偶合关系

1、潮汐形态与两个大陆对月角度相应

 

不近海洋的人意识中“潮”的形态往往是海水怒长,加上流言中海水怒长时侵吞陆地的说道,更增添了这种色彩的感染。到海边认真观察潮汐规则就会认识到:那种意识中的潮汐不是它的本来面目;纯粹的潮汐不是海水怒长和猛退,而是海洋在落差运动中表现的周期性幅动态与静态,这些形态表现着海水起落规则。这种规则不但与噩传中海水怒长的潮汐概念不同,而且与传统观念中月对海洋吸引的潮汐概念也有差异。潮汐的一个最大特点是:潮态变化与两个大陆对月角度变化对应。这个规则揭示:潮汐不是成于月将与地球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作用力与负作用力,转化为对海水吸引;而是成于海洋对地球与日、罡、月平衡关系发生变化,做出反映,并且表现姿态变化。因此,潮汐虽为自然现象,但它是地球与多方天体相互作用平衡关系发生变化的结果。这种性质在大潮汐中尤为明显。发生大潮汐时,赤道两侧涨位静态与平潮汐涨位静态水位相等,只是落位静态与平潮汐水位落差加倍。赤道两侧海水怒长侵吞陆地的现象虽也层出,但这种大潮成因是空气对流加速,对海洋形成大气压后与潮汐规则吻合,甚至改变潮汐规则的表现形式,它与天体相互作用形成海洋落差加倍的大潮汐成因不同,物理性质不同。

“初一、十五落大潮”渔谚,虽然道出大潮汐与日、地、月关系,但在其中存在缺欠:渔家观察海洋,只注意大潮汐与日、地、月直线相应感到内有蹊跷,对平潮汐观察却偏向于每天推移48分45秒的时间,而忽略平潮汐潮态与两大陆对月角度相映的规则。

在这样的对应形式上,潮汐不是依海水对月向、背形成一时一地的涨、落动态,而是在地球上形成整体幅动态。对海洋的幅动态观察,潮汐在地转周期中每天以48分45秒时间推移,在推移中呈现两个同步特征:一个是,地球的自转周期和月在地转周期中运行角度所需时间相加,形成地转对月周期的时间与潮汐周期时间同步;另一个是,潮态变化规则与两个大陆对月角度变化规则同步。在两个同步形式上,潮态与两大陆对月角度相映是一条线索,通过它可以找到被掩盖的另一层关系:平潮汐与大潮汐,在地球对月磁力作用和太阳风作用偶合中,形成了一个交替的链式环节。链式环节现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只要欧亚大陆和北美大陆以垂直姿态对月形成两星三点直线,必现平潮汐落位静态;二个是,只要两大陆对太阳和月球形成三星四点直线,必现大潮汐落位静态。

看清两个同步特征中的练式环节后,按照磁场在电荷对立中产生并磁化的物理性,分析这些天体发生的相互作用关系,可澄清一个问题:传统观念中潮汐成于海水被月吸引的理论是错误的;其错误在大潮汐中尤为明显。在海洋的幅动形式上,假如只发生平潮汐而无大潮汐难免使人误解,以为地球旋转与月行间存在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作用力与负作用力,误认为是月将对地球的引力转换到海洋,使海水发生潮汐变化。在这样的误解中即使海水没形成滚桶式涨、落形态,也不易引起人们对这个错误的注意。在海洋的幅动态中既然有大潮汐规则,那末,不对月在朔、望两端时,地球与诸方天体相互作用表现的特点分析,便草率判定为潮汐成于月对海水吸引,并拿它作为支持海水涨、落的理论根据,无疑是抛开了天体在相互作用中形成内在规则的物理方面。在这样的偏见中,尽管持有月对海水吸引潮汐观的人,发觉其中理性与自然规律不符,但是为圆其说,也只能掩头盖脚不惜给“自然”强安物理。在天体物理研究中,这样理解天体关系只能使认识趋向形而上学曲径。这样的理论传承,必失去天体在相互作用中依靠物理支持的真谛,难免造成误人和自误。

持潮汐成于月球引力观的错误体现在两层关系上:一、如果海洋是在被月吸引中发生潮汐,那末,在一个地球自转周中,每条经线上的海水只能一次面对月球,应当只有一次获得其引力形成涨潮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使海洋在地转对月周期中只能发生一次,因此,这个论理与地球用24时48分45秒时间形成一个地转对月周期,在一个地转对月周期中发生两次潮汐的规则相矛盾;二、对海洋的幅动规律观察,海洋在地转对月周期中并没发生滚桶式涨、落位潮态变化。看清这两层关系后,再看拿月与地球相对运动论理作为支持潮汐观的理论,并把它传承存在的隐患,不仅掩盖了潮态与天体姿态相映的自然形式,而且这样的思想方法不但误己还会移病后人。

大潮汐特征客观上给月球引力观做出这样的指正:海洋不是在被月吸引中发生潮汐;而是成于地球对月产生磁力负作用后,引起多方天体的平衡关系发生变化;由于天体的平衡关系变化冲动海洋的球状平衡机制,才使海水发生平静与涨、落位动态变化。这里须辨别一点,磁力作用中的引力与月球引力观中的“引力”性质不同:月球引力观中引力的概念虽然不是从内在规则层面产生,但所表达实意是天体在相互作用中依靠电场关系产生的电场力;磁力观中引力概念表达实意,是星系内质心与质点在异性磁极相对中产生的磁场力。

认为大潮汐成于太阳风而不是磁作用力的根据是它表现的规则性:月绕地球一周发生两次大潮汐,每次都在日、地、月形成直线时。在三个天体形成直线与大潮汐对应的形式上有一个差别:一次是月初,月在日、地之间;一次是月中,地球在日、月之间。按照月对海水引力观的论理分析制约大潮汐内在规则,其中存在一层矛盾:月在日、地之间时,用它对地球吸引与日对地球吸引产生双重作用的理念解释大潮汐,形似获得支持,但在这样的大潮汐形式上与其理性也存在矛盾,因为在赤道两侧不是涨潮的水位增高,而是落潮的水位降低;地球在日、月之间时仍然形成大潮汐,如果再用月球引力观解释更是自相矛盾,因为如果月在望对地球形成引力,那末日在“朔”也对地球形成引力,两个方位的引力只能对地球产生力矩性质,这种性质不但与大潮汐的并力作用相矛盾,而且必然改变潮汐规则。因此,只有从质心与质点同与北极星发生电势相背关系的实际出发,按照磁场在电荷对立中产生并磁化的物理性认识月与地球之间的作用力,才能给两大陆与日、月在直线形式上发生的大潮汐找到合理答案。

可是,这种认识与传统观念中的地磁极思想相矛盾:传统观念认为,北极是天体磁场的S极,南极是天体磁场的N极;按照磁场在电荷对立中产生并磁化的理性分析地球磁场,它的N、S极在西、东大陆;两种观念中的天体磁极异向。因为传统地磁观桎梏对太阳系质心与质点发生电磁关系的思考,纵是对潮汐的海水被月作用引力观充满疑虑,也难于摆脱轴式地磁观的思想束缚,不能正视现实。找到地球上存在轴式引力与北极星S极磁力合并制约N极磁针指北的原因后,不受传统观念束缚,持物理支配自然的辩证观认识天体磁极,可形成这样的理念:地球与北极星之间的“轴”虽然成于电场关系中的引力,但是它被力矩和磁矩两种作用支持;看清地球与北极星在电势相背中通过电磁场发生的轴状关系后,不仅为地球磁极找到物理成因,而且给认识月球磁极找到方向。用磁场在电场对立中按电磁方式磁化形成90度的理性,作为支持地、月发生磁关系的思想基础,不仅敢于正视潮汐与两大陆对月形式相映的现实,而且,还可进一步查找两大陆对日、月形成直线使潮汐落差加倍的物理原因。

2、地球对月磁力负作用与移向两大陆重心力偶合

 

地球在自星系内位居轴心,它自转一个对月週,月在星系的质点位置运行12.6度。双星按这样的异步运动方式形成一个规则:不论地球经线对日居何角度,只要伴天体旋转372.6度就形成一个对月週。对这样的周期观察,在地转372.6度形成一个对月周期中,除发生两次潮汐外,还表现这样的特征:每当欧亚大陆与月相对潮必在落位持续3时6分静态,潮在落位静态时地球的东经97.5度—52.5度与月相对,用12时24分23秒时间自转186.3度,完成此次潮汐;对月周期的另一半角度形成第二次潮汐,依据潮汐间隔时间推算,潮在第二次落位静态时,地球的西经52.5度—97.5度与月相对,北美大陆对月持续3时6分。

把潮汐特征与在欧亚大陆将指北针侧立,N极磁针表现的向心性联系起来可以看出:在欧亚大陆一侧,表现着地球磁场的S极磁性;它衬托出北美大陆是地球磁场N极的磁性。做出这种判断的理由是:除了在欧亚大陆将指北针侧立N极磁针向心现象外,还有地球对月产生磁力负作用与两大陆重心力和太阳风偶合形成的内在规则,其规则与平潮汐和大潮汐形式对位。

按这种对应性分析大潮汐。

月在农历十五行至望位于背日端,地球在日、月之间,两大陆对日、月形成三星四点直线时,只有欧亚大陆与月异性磁极相对,地球产生磁引力负作用才能与移向欧亚大陆的重心力偶合,与此同时还要和太阳风偶合。对这些内在关系分析:欧亚大陆在背日方被月异性磁引力作用时,北美大陆在向日方被太阳风冲击;由于太阳风对北美大陆冲击产生的推斥力方向朝着欧亚大陆,使其在背日方获得这种作用力后,产生的动态效果与月在背日端对地球产生磁性引力的方向一致,两种作用力偶合,方使地球的失衡动态加倍。据此理性推断:月对地球的面是天体磁场的N极。

月在农历初一行至朔位于向日端,两大陆对日、月形成三星四点直线时,北美大陆对月只有发生同性磁极相对关系,使地球产生磁推力负作用,才能与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的同时再次与太阳风偶合。对这样的内在关系分析:北美大陆在向月方被月球的同性磁推力作用时,月球亦被太阳风冲击;由于太阳风对月冲击与月对北美大陆产生磁推力的方向都朝着欧亚大陆,方使这个大陆获得月球磁性推斥力负作用时亦获得太阳风推斥作用;两种作用对地球产生的推斥效果处于偶合状态时,天体的失衡动态加倍,更体现月在环形区域弧层内将电磁场囿限小劣势变为优势的特性。这种特性现于:月居向日端与地球负离子体虽然同被太阳风冲击,可是,它在弧层内与环形电荷已构成圆周机制;因为月在地球弧层内被太阳风冲击时受到圆周机制保护,并不改变弧层结构,所以,太阳风对月冲击,只能给地球造成在负离子体中心缓冲的条件,这个条件能够使这种作用力与它对地球推斥的磁力作用偶合,使地球再次产生加重失衡效果。

通过这层关系分析太阳风对地、月作用,产生两种效果:一种是,太阳风以辐射形式冲击地、月负离子体时,大部分辐射形带电粒子会在地球的球状电磁场四周滑过,它们的作用力消失;另一种是,在辐射形带电粒子中心,有一股极强势力直对地球的球状负离子体凸峰冲击,这股势力不但可以进入弧层对月冲击,而且能够深入电离层通过负导向电荷实现对地球体冲击。正因为月在弧层内被圆周机制保护,它受到太阳风冲击时对所居弧层的层位没有太大改变,而是将这种作用力通过磁场作用地球体,才使地球的失衡力度加大。因为地、月负离子体内存在这样一层特殊关系,所以,大潮汐现象揭示这样的内在规则:月对地球的面是天体磁场N极,北美大陆是地球磁场的N极,欧亚大陆是地球磁场的S极;月行在朔,只有它的磁场N极与北美大陆磁场N极发生同性磁极相对,使地球产生磁性推斥力负作用,才能与太阳风发生偶合关系;月行在望,只有它的磁场N极与欧亚大陆磁场S极异性磁极相对,使地球产生磁性引力负作用,才能再次与太阳风发生偶合关系。

从这层关系中可以看出:潮汐是依地、月发生磁力作用的形式表现制约平潮汐与大潮汐的内在规则,是以这种作用力与移向两大陆重心力和太阳风的两种偶合形式表现;地球对月产生磁力负作用与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引发平潮汐;在这种偶合基础上与太阳风偶合引发较大平潮汐。

按这样的偶合理性分析地球对月产生的磁推力负作用,成于它负离子体内电子的排列形式。这种形式体现在地球负离子体内电子被中性物质区分的两个物理阶层:电离层下电子与天体中心核体内正电子对立,互变电性后形成了负导向电势阶层;电离层上电子在环形区域内被负导向电子伴天体旋转的方向导向,形成由左向右的环状排列,电离层上电子在转向中心两侧被转向中心电场导向,形成弓形排列,方为月球营造出孕育、生存的物理空间。月在这个空间的弧层内与地球构成圆周体机制后,虽然被地球磁力作用,但是不能造成负离子体冲动弧层的失衡条件。这一理性同样存在于地球。由于地球是在太阳环形区域内与其构成圆周机制,特别是被太阳风作用产生失衡动力后,不能造成负离子体冲动与太阳弧层结构的失衡条件,这层关系对地球更不利,使它在磁力负作用引发两种偶合关系中产生的失衡动能,只能在自身负离子体中心缓解。持有重心力的大陆与地球对月产生的磁力负作用偶合后,天体是在负离子体中心缓解负作用力的条件下形成失衡动态。

   

 3—地球的失衡动态改变两层力矩形式

 

根据两大陆对月角度与潮态相映现象,分析地球对月产生磁力负作用与移向欧亚大陆重心力偶合的形式,展现两种作用力偶合使地球产生两种形式惯性力的性质:一种现于欧亚大陆与月相对,地球磁场S极转入月球磁场N极区域,对月磁引力负作用与移向欧亚大陆的重心力偶合,产生天体被月吸引的失衡惯性力;另一种现于北美大陆与月相对,地球磁场N极转入月球磁场N极区域,对月磁推力负作用与移向欧亚大陆的重心力偶合,产生天体被月推斥的失衡惯性力。由于两种形式惯性力均冲击地球与日、罡构成的力矩机制,才使海洋在球状平衡机制中形成的第二层力矩发生变化。

对海洋的第二层力矩分析,它成于三个方面的原因:一、地球由西向东旋转时转向中心产生吸积形式引力;二、地球被日、罡作用,在太阳北侧近日点46.52度、远日点23.26度与双星构成力矩机制;三、地球转向中心对两侧海水产生的吸积力,与日、罡在两侧对海水的引力发生着平衡关系。不过,这三方面原因中的第二个一直被传统观念误解:认为地球是在太阳转向中心线上运行。对日、罡、地共作用海水发生的第二层力矩关系分析时,如不改变这种观念,首先是对地球与日、罡构成的力矩机制不能认识,失此前提理性,地球与日、罡共对海水作用发生的第二层力矩关系无从谈起。正因为现代天文学对前人这一错误并未给予指正,才使许多疑团无法解释。假如地球是那样运行,必失去发生力矩关系的条件,假如不存在地球与日、罡的力矩关系,在南北两侧不可能产生两种引力,如果是这样,其后果不堪设想!

地球绕日除遵守开普勒定律外,在日、罡力矩中居太阳北侧偏心运行是不争事实;它与日、罡共对海洋作用构成球状平衡机制后,对月产生磁力负作用引发潮汐,是失衡动态冲动这个机制派生的第二层力矩;潮汐是被第二层力矩变化规则制约表现的自然现象。从这层关系中看潮汐,制约潮态变化的内在规则中隐藏着一层主体关系,这主体是日、罡与地球构成的力矩机制。在潮态与两大陆对月角度交替变化的对应形式上,地球对月产生磁力负作用实为“导索”,它与两大陆重心力偶合形成失衡动态,首先冲动与日、罡构成的力矩,然后波及海洋在第二层力矩中形成的球状平衡,才现出潮态与两大陆对月角度变化相映的自然形式。

因为地球是在太阳北侧近日点46.52度、远日点23.26度呈偏心状运行,其偏心轨道被日、罡的两种形式引力负压成一个狭窄的运动空间,所以,地球在这样的物理环境偏心运行,不仅循规蹈矩,而且在力矩中还面临两个方面的问题。

一、地球在北极星轴上由西向东旋转时,凸出海洋的欧亚大陆和北美大陆对称,两大陆侧畔的太平洋和大西洋两大鸿沟对称。天体在这样的对称状态旋转,产生重心向两大陆转移效果,为天体运动创造了周期性失衡条件。

二、北美和欧亚两大陆与地球磁场的N、S极同向。月在卫星运动中,它磁场的N极向着地球不变,使地球在旋转中只要两个大陆对准月球便形成潮汐的落位静态,尤其在月初和月中形成三星四点直线时,不论月居地球的向日端还是背日端,都是在两个大陆对月中形成大潮汐落位静态。这些现象客观地揭示:因地、月异步运动形成同、异性磁极相对规则,潮态被地球产生的磁力负作用主导,故能形成潮态与两大陆对月角度相映的自然形式。

在潮汐规则中表现这样的特征:不论潮在涨与落位,都呈现3时6分静态。持天体平衡制约海洋平衡的潮汐观对这种自然形式分析,在天体关系中隐藏这样一种特性:对立天体相互作用发生对立关系时,它们为适应生存环境并不墨守成规,而是不断调整相互作用关系;局部条件发生变化时,它们可以通过调整相对关系实现维持彼此间平衡。这种性质表现在:地球对月产生磁力负作用与两大陆重心力偶合导致天体失衡后,失衡动态冲动与日、罡构成的力矩时,双星对它的失衡态并不放任自流,而是重新调整力矩关系,对它的失衡动态加强约束力;使其失衡动态被加强的约束力控制后,日、罡对失衡态地球再度产生力矩形式的平衡效果。这种性质现于:赤道两侧海洋在地球的失衡态平衡中仍形成3时6分的落潮位静态。


三、地球旋转重心向两大陆转移

1、两大陆对月发生磁力关系

 

海洋的球状平衡展示这种性质:海洋形态、海洋动态和海洋分布势态,都表现它与日、罡发生的引力关系;而球状水体是在两层力矩的平衡关系中维持。因此,海洋在多方天体作用中表现两种态度:一种是,外天体与地球相互作用发生平衡关系时,海洋表现球状平衡姿态;另一种是,外天体与地球相互作用发生不平衡关系时,海洋表现球状失衡姿态。

在地球上,凸出海洋的陆地分布表现对称性,对称的主体是欧亚与北美两大陆分别占踞东、西两半球。在地球的板块结构上,是何物理作用给两个大陆被两大洋分割、造成对称、暂不去考究,可是这种态势给地球旋转酿成重心向两大陆转移条件。看到这点,再看地、月相互作用发生的平衡关系变化,天体旋转给地球失衡的物理特性造成两个基本条件:一个是两大陆对月同、异性磁极相对交替,造成推斥与吸引的周期性失衡条件;另一个是欧亚和北美大陆在旋转中相对运动,产生重心向两大陆转移效果,给天体的周期性失衡造成辅助条件。

在南半球,南极大陆占踞轴心,南美大陆、非洲南部大陆和大洋洲鼎足而立。这样的陆地分布态势不能给旋转的地球体造成失衡条件。可是北半球不同,欧亚与北美大陆对称矗立在东、西半球两端;它们两翼的太平洋与大西洋两大鸿沟对称,分布在两大陆侧畔。

从地球的大陆分布态势看:东半球凸出海洋的欧亚大陆大于西半球北美大陆;可是,南美洲大陆地理位置居北美大陆右侧的大西洋海域;相比之下,太平洋海域虽比大西洋空阔,但是地球在北极星轴上是由左向右旋转。这样的分布态势给两大陆地域不均条件造成修饰:欧亚大陆凸出海洋的陆地部分虽大,却因太平洋海域宽阔,为天体由左向右旋转大于北美大陆的惯性造成削弱条件;北美大陆凸出海洋的陆地部分虽小,却因南美大陆位于大西洋海域,为天体由左向右旋转小于欧亚大陆的惯性造成增强条件,成为北美与欧亚大陆相对运动的陪衬。从这些特点上看凸出海洋的陆地分布态势,南美洲大陆的地理位置对北美大陆小于欧亚大陆的缺欠,在地球由左向右旋转的对称中形成弥补。

这样的陆地分布态势,使南半球大陆以鼎足之势依附北半球维护两个大陆对称:南极洲占踞轴心不参与对称;南美大陆依附北美大陆,构成西方大陆;非洲南部大陆与欧亚大陆接壤,大洋洲居欧亚大陆边角,它们依附欧亚大陆构成东方大陆。

凸出海洋的大陆在这样的分布态势中发生协调关系:欧亚大陆凸出海洋的陆地部分虽然大于北美大陆,但是太平洋海域比大西洋空阔;北美大陆凸出海洋的陆地部分虽然小于欧亚大陆,可是南美大陆偏向大西洋海域;这样的分布态势在地球由左向右旋转中产生协调效果,融洽了欧亚大陆与北美大陆地域不均的关系。陆地分布经过这样的调亭,给凸出海洋的东、西方大陆被两大鸿沟分割,造成以对称方式在北极星轴上90度旋转的势态。

凸出海洋的欧亚和北美大陆在对称中旋转虽然形成相对运动,可是两个大陆在相对运动中却产生平衡效果,因为物体在对称状态旋转形成相对运动时,重心虽然向两端转移,但是轴心平衡。由于对称物体相对运动具有这种特性,使地球在相对运动中并未失衡。可是,这种轴心平衡形式的相对运动一旦被外力作用便会发生变化,由于两端物体在相对运动中都持有重心力,使它们一旦被外力作用便会产生推动轴心整体移动效果。处于这种状态的物体如果是固定在轴上,遇到外力作用,推动轴心移动的效果可以被轴控作用克服,可是,地球在北极星轴上90度旋转,两个天体之间的“轴”是电场关系中产生的物理效果,因此,这条轴对重心移向两大陆被外力作用不具备轴控性,形同虚设,并不能遏制天体失衡。

根据这种特性对地球分析,欧亚与北美大陆虽然形成相对运动条件,但因它们是在对称中旋转,故重心向两大陆转移后能够在对称中保持天体平衡。可是,地球与月发生的同、异性磁极相对关系,给天体产生的磁力负作用创造了两大陆推动轴心整体转移的失衡条件。地球磁力负作用与天体旋转移向两大陆重心力偶合,产生这样的物理效果:因为两个大陆表现着地球磁场的N、S极特性,磁力负作用与持有重心力的大陆偶合后产生失衡惯性,所以,使持有重心力的两个大陆在旋转地球体上面对月球,能够以偶合与失偶关系变化制约动态变化的方式,表现推动轴心失衡和恢复平衡的物理性。

 

2、  移向两大陆重心力与磁力负作用偶合再与太阳风偶合

 

在海边观察海洋运动规则时,多接触渔民,会发现这样的有趣事:渔家在海边世代与大海做伴,他们经过对潮汐涨、落规律的观察,形成了妇孺皆知的“(农历)初一、十五落大潮”渔谚。这个渔谚是否在含有天文思想指导的观测中形成?对此不必深究,但它证明一点:渔家久已察觉,潮汐与月、地异步运动态之间存在时间与天体角度的对应关系;并且熟知,月绕地球在对日规则中形成的两次落大潮,现于它位居地球的望、朔两端。潮汐在地转周期的时间推移中发生着有规律变化,这种变化与地转对日、月角度形成对应规则。这个规则虽然与远距海洋人家的生活規侓无关,但是对近海内河沿岸渔家撑船出入海捕鱼是必修课。因为这个渔谚所表达特征,是日、地、月在异步运动中与大潮汐对应规则,所以,分析这些天体之间发生的物理关系,对认识制约潮汐现象的内在规则能够从中提取重要线索。对这些天体之间发生的内在关系分析,潮汐不仅和地球与日、罡、月发生的电磁关系有关,而且和地球旋转时重心力向两大陆转移有关。

人类发明指南针后,对地球磁场认识是依据N极磁针指北、S极磁针指南效果,认为北极是地球磁场的S极,南极是N极。这种认识与磁场产生原理相悖。提一个问题:地球是依据哪种物理性质形成这样的磁极?持此观思考此题定难找出答案。原因是:这样的理性认识是凭借磁性物体在天体上表现的自然现象产生,而提出问题的实质是,这种认识与磁场产生原理相悖。从这点看“北极是地球磁场S极、南极是N极”的理性认识,有待研讨方能定性。不止于此,这种迷惘认识有其渊源:现代物理学一直沿用“分子电流磁构想”理论理解电磁关系,并不能确认磁场产生原理的物理性。实验证明:磁场不是在电流中产生,而是在电荷对立中产生;对外磁性是电荷在对立中产生磁场同时附带的磁化效果。现代物理学虽然看出个性电荷磁场的N、S极与电力线为90度,表现电磁方式,可是,因为对磁场产生原理的认识把整体电荷电磁方式和个性电荷电磁方式分开,按“分子电流磁构想”理性认识磁性物体的磁场,所以,对地球磁场只能依据表面现象理解,不能找到它的物理成因。

发明指南针前,人们用“勺”状物体在光滑平板上旋转也能找出北的方向。为什么这些物体不是磁体也能产生指北效果?它对指北针显示北极为地球磁场S极、南极为N极的理性认识一直表现矛盾性。不止于此,有三种实验效果也与这种理性认识抵触。

一、给瓷碗装满水,将小型钢针沿东—西方向轻放水上,让它浮于水面,不论把针尖置于东或西方,钢针在水面漂浮的同时很快转向指北。钢针并无磁性,为什么在水面漂浮中能够像指北针一样产生指南北效果?对这种现象只能有一种解释:地球的南北极存在非磁性轴式引力。根据钢针在水面上飘浮表现的向轴性分析,这种引力不是在电场关系中产生。如果钢针指南北方向是被电关系中产生的引力所作用,那末它们在水面应被拉向北端而无方向规则。既然水面漂浮的钢针在指北中能够原地不动地表现指南北方向,就证明对它制动的作用力既有向轴性又有不参与电场关系的独立性,它们在水面飘浮选择的方向虽然与地球在力矩中被两极引力作用的方式近似,可是,这种向轴性与力矩性存在本质差别,其向轴性表明:北极引力只有在地转中改变性质才能使钢针产生向轴性,这种效果的物理根源在于地球旋转。

二、把牙签折断呈针状沿东—西方向放在装满水的瓷碗中,其尖端仍可转换方向为指北,如果说钢针为铁质可以产生磁性,可是牙签为木质对电有绝缘性,为什么也能产生指北效果?这种现象表明,针状牙签既没接受电场力也没接受磁场力,它所接受是纯粹的轴式引力,并证明它们的向轴式引力是在地球旋转中产生。

三、将指北针水平放置测试地球磁场,在其N极磁针指北中不仅能够测出北极存在轴心磁力,而且换一种方式还可测出与其相悖的天体磁性:在欧亚大陆一侧,将精密度低的指北针侧立,轻轻敲打,虽有较强的轴心磁力干扰,但仍可现出N极磁针指向地心的磁性,而S极磁针绝不会指向地心。从这个实验中可以看出:地球的天体磁极是与北极星在电场对立的电势相背关系中形成;北极的S极轴心磁力几乎来自地球的转向中心,在地球旋转中造成与北极星向心力同向,这是一个掩盖着和电磁规则相悖的矛盾倾向。对这种倾向分析,它揭示北极存在着多种物理性引力。北极的电性引力产生于北极星的负导向电势作用,对此无可置疑,可是北极的磁性引力不是来自北极星,因为在物理学磁场与电场的电磁规则为90度;根据日、罡在恒星载体内被轴状关系牵制居旋涡星系内侧绕银心轴运行的姿态,分析北极磁力的产生根源,它应当来自这个质心天体的引力面对太阳的轴心。银心与质量相当于1百个太阳独立恒星组合的旋涡星系证明,银河系所居载体为日、罡模式,其姿态表现为类似太阳星系与北极星独立天体对立的结构模式。

在这里掩盖着天文学对银河系的模糊认识:在上个世纪,西方天文学派提出一个错误理论—认为银河系包罗宇宙,宇宙内的天体、星系都位居银河系内。不过其中掩盖着一个巨大矛盾:西方天文学发现在仙后座遥指大熊座方位,有一个体积与质量相当于100个太阳的恒星后,他们对此天文现象不能作出合理解释。东方天文学派应当放弃西方天文学理解天体学不负责任的思维模式。按着天体物理特性解放思想后,理解这个体积与质量相当于100个太阳的巨大天体,它是真正的独立恒星,不过,它与银河系的关系,不正是一个位于高端、类似日、罡模式的载体结构吗?实际,它是一个与银心按照日、罡模式结构组成的一个真正的恒星载体。如果展开视野,放眼这两颗真正恒星构成的载体,先细看银河系一方,银心与这颗巨大独立恒星结构的模式,应当是宇宙内两个基础恒星的结合,这类载体给不同等级所属天体创造了安家落户的条件。它们只有给日、罡等级天体创造出安定的生存空间条件,才能使行星级天体可以通过严密的组合获得维持生存体系的合理条件。在仙后座遥指大熊座方位,这个体积与质量相当于100个太阳的天体是真正的独立恒星,它与银河系构成的载体体系,其合理之处在于,银心与这颗真正恒星发生轴状关系后,双方是按电磁模式,在充满巨大能量通过银心产生的90度旋转动能,给星系方日罡等级的天体在制动中按星座级行星的组织体系实现牵制性运转,方形成以两种偏心运动方式表现银河系的旋涡星系。按照天体结构的理性观察银河系,银河系的主体结构是银心和这颗独立恒星,双星只有具备类似日、罡的条件,才能使银心组合所属银河系的天体。这种组合现于两个方面:密集型较小天体在其周围已组合成悬臂;松散型较大天体在银心与独立恒星之间组合形成类似日、罡载体的空间体系,才使这方天区内两颗巨大恒星在对立中不仅形成轴状组合,而且在这个轴状组合前提下衍生出一个巨大天区,以及天区内银心端银河悬臂在旋转中创造出类似日、罡组合的太阳系天区。由此可以确认:旋臂内侧的载体、天体都是在这颗巨大恒星与银心组合发生的轴状关系之间生存,日罡载体就在其中。

依据这两代载体姿态分析地球上N极磁针指北的向轴性,它应是旋涡式轴心引力和银心与独立恒星N、S极磁力结合产生的合成效果,这个效果应是造成其N极磁针只能指向北极星西侧的离轴原因。根据太阳系位居北极星南侧,和行星运行与太阳转相同的条件,分析银心方旋臂自转周期,应在万年以上,这个天体条件与地球方指南北极的磁性以及太阳系所属天体向轴性恰好对应。因为除北极星电场力外,它的轴心引力和太阳N、S极磁力模式相同,已形成类似巨大独立恒星与巨大银河系的组合。因此,银河系不是孤立的巨大星系,更不是包罗宇宙的星系,它在宇宙内仅仅是一个距地球较近,形似并远远大于日罡组合的旋涡模式星系。据此可以确认,任何等级天体、以及以任何形式表现的天体磁场,都是依电场关系,以对立形式产生磁场,以N、S磁极方式展示磁性。

地球是以轴状关系中电场力与N、S磁极为90度按电磁方式被确认,它不仅从理论上解决了两大陆对月因发生电磁关系引发潮汐的认识问题,而且为认识日、地、月三星在直线中形成大潮汐的规则指明了方向。农历十五日月行至望,它与日、地行成直线时位居外端,在这天只要欧亚大陆对月必落大潮。农历的初一月行至朔,它与日、地行成直线时位居内端,在这天只要北美大陆对月必落大潮。如果天无大风干扰,这两次潮汐中的落位静态与平潮汐相比,落差加倍。这种现象揭示:太阳对着地球的作用力既不是电场力也不是磁场力。提出双星之间不存在这两种作用力的根据有三点:一、太阳对位居银河系行星第三级弧层上的地球未发生强磁作用关系,根据是,这个等级以外行星的自转周期在23时56分—6天9时内,而水星自转周期为58.6天,金星自转周期为243天。这个差别表明,金星所居弧层内侧的天体都被太阳的强磁场作用,只有地球所居弧层外侧天体未被其作用;二、月行至望在背日端,欧亚大陆与月异性磁极相对,地球产生磁引力负作用时,太阳对着北美大陆,只有产生推斥作用,才能使地球加重失衡,月行至朔在向日端,北美大陆与月同性磁极相对地球产生磁推力负作用,太阳对月与北美大陆只有共同推斥,才能使地球再次产生加重失衡效果;三、太阳自转周期与地球自转周期不同步,地球在自转中欧亚和北美大陆转向月球时,形成的大潮汐都是在平潮汐基础上,而潮汐周期规则不改变,因此,太阳对地球产生的推斥力不存在与引力交替的性质。

以往的天文思想对星系运动理解,是用实验圆周体圆点与圆心在线的两端产生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力与负作用力的论理作前提,对地、月圆周体推理,并按此逻辑形式产生理性认识。在这个逻辑中,因前提与后者物理条件不同,在判断环节上有错误,故认识地、月的星系关系时,认为星系圆周体与实验圆周体一样,类似在线状引力两端产生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作用力与负作用力。这是一个错误逻辑。因为这个错误逻辑未顾及星系质点与实验圆周体质点的动态差别,也不看星系内对立天体之间暗藏的复杂关系,而是率直按逻辑形式把推出的理性强牵,所以,在这个错误逻辑下产生的理论,必然给认识地、月之间发生物理关系的实际造成谬误。不仅如此,在这样的论理下还附带出潮汐成于海水被月吸引而起落的错误认识:认为地、月之间的引力类似实验圆周体中的线,双星是在线状介质两端产生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作用力与负作用力;月球是将类似与地球之间的线状作用力转化为对海洋水体的引力。

对海洋观察,潮汐规则与传统的“潮汐”观念不符,最大差点是:传统观念中潮汐在地球自转一周中认为日涨为“潮”,夜涨为“汐”;事实是,一个地转对月周期发生着两次潮汐,欧亚与北美大陆对月都形成落潮,并且,在地、月异步运动中,潮汐与两大陆对月都以48分45秒的时间推移。根据海水涨、落与两大陆对日、月角度相映形式,分析制约潮汐的内在规则,它掩盖着复杂的天体关系。月与地球相互作用只是其中一个方面,对地球并没产生由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力与负作用力,转化为对海水吸引的效果,而是由地球对它产生磁力负作用和两大陆重心力偶合造成天体失衡,引发一系列平衡关系变化的结果。

大潮汐是在平潮汐基础上形成。根据月在望、朔两端海水落差加倍的规则分析太阳与大潮汐的关系,既不是成于日对地球的电场力也不是成于日对地球的磁场力,而是成于太阳风作用。太阳是个炽热天体,它产生光辐射的同时附带大量带电粒子形成微粒子流辐射。因对太阳微粒子流认识程度尚浅,故借鉴了空气对流形式给这种物理作用定义为“太阳风”。地球在太阳系行星阶层排位第三,距日较近,电磁场被太阳风冲击已成慧星态:向日方被太阳风压缩形似慧头;背日方被太阳风推长形似慧尾。地球的电磁场被太阳风冲击虽然形成慧星态,但是这种形态并未伴随天体旋转,而是保持对日向、背姿势。据此可见,太阳风中带电微粒子流协同光子以辐射形式对地球外层负离子体冲击,产生着推斥力。

因为太阳带电微粒子流辐射形式与光辐射形式近似,所以,太阳风虽然无时不对地球负离子体冲击,可是,这种作用和月与地球磁极相对角度偏斜时,不能与地球的磁力负作用发生偶合关系,只有当日、地、月形成一线,太阳风对地球冲击,和月对地球磁力作用与地球重心朝两大陆转移形式顺向,才能与月对地球的推斥和吸引作用发生偶合关系。在这样的偶合形式上,两大陆对月产生的磁推斥与吸引负作用中虽然有引力的一面,但是其负引力只能在月行至望与太阳风偶合。

根据大潮汐规则,分析太阳风和地球对月产生磁力负作用发生的偶合关系,都是在月行至朔、望两端与日、地形成直线时。在这样的偶合形式上,存在地转角度决定太阳风和地球对月产生推斥与吸引负作用能否偶合的问题。因为太阳风与光辐射形式相同,对地球电磁场只能产生推斥力,所以,月行至望在背日端与日、地行成直线时,只有欧亚大陆对月产生磁引力负作用才能和太阳风偶合;月行至朔在向日端与日、地行成直线时,只有北美大陆对月产生磁推力负作用才能和太阳风偶合。据此特点对地、月在直线形式上发生的相对关系推断:双星之间发生的不是电场关系,而是引力与推斥力交替的磁场关系。

在太阳风与地、月发生磁关系偶合中隐藏一个问题:月行至朔在日、地之间,太阳风对地球电磁场冲击的同时也对月球电磁场冲击,为什么冲击效果会落到地球上?对此分析,这个差别揭示地、月的结构特性。表现为:月行至朔,太阳风虽然将地球电磁场压缩成慧头状,但是并没影响月在向日端绕地运行动态;这就证明太阳风只是改变地球表层电磁场为慧星态,并没改变其深层电磁场排列形式。由于月在弧层内被圆周机制保护,太阳风并不能冲动这个机制,使它与地球发生的圆周体关系不会受到影响。月球的稳定动态证明:太阳风对地球电磁场冲击时,虽然只将其表层改变为向日方形似慧头、背日方形似慧尾形态,可是,天体在负离子体中心,通过负导向电子,却能产生被太阳风和对月磁力推斥的整体效果。这两种作用使地、月在星系内产生这样的特性:太阳风冲击地球电磁场时亦对月球电磁场冲击,可是,月居弧层内不但被圆周机制保护,而且它与地球同性磁极相对产生的磁推力能与太阳风偶合;由于这种特性与月居弧层内电磁场囿限小劣势变为优势、地球对其产生磁力变为负作用的理性一致,故使太阳风与地球对月磁推力负作用偶合后,能够使它产生天体失衡的双重效果。

 

来源:SMNH

三、地球旋转重心向两大陆转移

1、两大陆对月发生磁力关系

 

海洋的球状平衡展示这种性质:海洋形态、海洋动态和海洋分布势态,都表现它与日、罡发生的引力关系;而球状水体是在两层力矩的平衡关系中维持。因此,海洋在多方天体作用中表现两种态度:一种是,外天体与地球相互作用发生平衡关系时,海洋表现球状平衡姿态;另一种是,外天体与地球相互作用发生不平衡关系时,海洋表现球状失衡姿态。

在地球上,凸出海洋的陆地分布表现对称性,对称的主体是欧亚与北美两大陆分别占踞东、西两半球。在地球的板块结构上,是何物理作用给两个大陆被两大洋分割、造成对称、暂不去考究,可是这种态势给地球旋转酿成重心向两大陆转移条件。看到这点,再看地、月相互作用发生的平衡关系变化,天体旋转给地球失衡的物理特性造成两个基本条件:一个是两大陆对月同、异性磁极相对交替,造成推斥与吸引的周期性失衡条件;另一个是欧亚和北美大陆在旋转中相对运动,产生重心向两大陆转移效果,给天体的周期性失衡造成辅助条件。

在南半球,南极大陆占踞轴心,南美大陆、非洲南部大陆和大洋洲鼎足而立。这样的陆地分布态势不能给旋转的地球体造成失衡条件。可是北半球不同,欧亚与北美大陆对称矗立在东、西半球两端;它们两翼的太平洋与大西洋两大鸿沟对称,分布在两大陆侧畔。

从地球的大陆分布态势看:东半球凸出海洋的欧亚大陆大于西半球北美大陆;可是,南美洲大陆地理位置居北美大陆右侧的大西洋海域;相比之下,太平洋海域虽比大西洋空阔,但是地球在北极星轴上是由左向右旋转。这样的分布态势给两大陆地域不均条件造成修饰:欧亚大陆凸出海洋的陆地部分虽大,却因太平洋海域宽阔,为天体由左向右旋转大于北美大陆的惯性造成削弱条件;北美大陆凸出海洋的陆地部分虽小,却因南美大陆位于大西洋海域,为天体由左向右旋转小于欧亚大陆的惯性造成增强条件,成为北美与欧亚大陆相对运动的陪衬。从这些特点上看凸出海洋的陆地分布态势,南美洲大陆的地理位置对北美大陆小于欧亚大陆的缺欠,在地球由左向右旋转的对称中形成弥补。

这样的陆地分布态势,使南半球大陆以鼎足之势依附北半球维护两个大陆对称:南极洲占踞轴心不参与对称;南美大陆依附北美大陆,构成西方大陆;非洲南部大陆与欧亚大陆接壤,大洋洲居欧亚大陆边角,它们依附欧亚大陆构成东方大陆。

凸出海洋的大陆在这样的分布态势中发生协调关系:欧亚大陆凸出海洋的陆地部分虽然大于北美大陆,但是太平洋海域比大西洋空阔;北美大陆凸出海洋的陆地部分虽然小于欧亚大陆,可是南美大陆偏向大西洋海域;这样的分布态势在地球由左向右旋转中产生协调效果,融洽了欧亚大陆与北美大陆地域不均的关系。陆地分布经过这样的调亭,给凸出海洋的东、西方大陆被两大鸿沟分割,造成以对称方式在北极星轴上90度旋转的势态。

凸出海洋的欧亚和北美大陆在对称中旋转虽然形成相对运动,可是两个大陆在相对运动中却产生平衡效果,因为物体在对称状态旋转形成相对运动时,重心虽然向两端转移,但是轴心平衡。由于对称物体相对运动具有这种特性,使地球在相对运动中并未失衡。可是,这种轴心平衡形式的相对运动一旦被外力作用便会发生变化,由于两端物体在相对运动中都持有重心力,使它们一旦被外力作用便会产生推动轴心整体移动效果。处于这种状态的物体如果是固定在轴上,遇到外力作用,推动轴心移动的效果可以被轴控作用克服,可是,地球在北极星轴上90度旋转,两个天体之间的“轴”是电场关系中产生的物理效果,因此,这条轴对重心移向两大陆被外力作用不具备轴控性,形同虚设,并不能遏制天体失衡。

根据这种特性对地球分析,欧亚与北美大陆虽然形成相对运动条件,但因它们是在对称中旋转,故重心向两大陆转移后能够在对称中保持天体平衡。可是,地球与月发生的同、异性磁极相对关系,给天体产生的磁力负作用创造了两大陆推动轴心整体转移的失衡条件。地球磁力负作用与天体旋转移向两大陆重心力偶合,产生这样的物理效果:因为两个大陆表现着地球磁场的N、S极特性,磁力负作用与持有重心力的大陆偶合后产生失衡惯性,所以,使持有重心力的两个大陆在旋转地球体上面对月球,能够以偶合与失偶关系变化制约动态变化的方式,表现推动轴心失衡和恢复平衡的物理性。

 

2、  移向两大陆重心力与磁力负作用偶合再与太阳风偶合

 

在海边观察海洋运动规则时,多接触渔民,会发现这样的有趣事:渔家在海边世代与大海做伴,他们经过对潮汐涨、落规律的观察,形成了妇孺皆知的“(农历)初一、十五落大潮”渔谚。这个渔谚是否在含有天文思想指导的观测中形成?对此不必深究,但它证明一点:渔家久已察觉,潮汐与月、地异步运动态之间存在时间与天体角度的对应关系;并且熟知,月绕地球在对日规则中形成的两次落大潮,现于它位居地球的望、朔两端。潮汐在地转周期的时间推移中发生着有规律变化,这种变化与地转对日、月角度形成对应规则。这个规则虽然与远距海洋人家的生活規侓无关,但是对近海内河沿岸渔家撑船出入海捕鱼是必修课。因为这个渔谚所表达特征,是日、地、月在异步运动中与大潮汐对应规则,所以,分析这些天体之间发生的物理关系,对认识制约潮汐现象的内在规则能够从中提取重要线索。对这些天体之间发生的内在关系分析,潮汐不仅和地球与日、罡、月发生的电磁关系有关,而且和地球旋转时重心力向两大陆转移有关。

人类发明指南针后,对地球磁场认识是依据N极磁针指北、S极磁针指南效果,认为北极是地球磁场的S极,南极是N极。这种认识与磁场产生原理相悖。提一个问题:地球是依据哪种物理性质形成这样的磁极?持此观思考此题定难找出答案。原因是:这样的理性认识是凭借磁性物体在天体上表现的自然现象产生,而提出问题的实质是,这种认识与磁场产生原理相悖。从这点看“北极是地球磁场S极、南极是N极”的理性认识,有待研讨方能定性。不止于此,这种迷惘认识有其渊源:现代物理学一直沿用“分子电流磁构想”理论理解电磁关系,并不能确认磁场产生原理的物理性。实验证明:磁场不是在电流中产生,而是在电荷对立中产生;对外磁性是电荷在对立中产生磁场同时附带的磁化效果。现代物理学虽然看出个性电荷磁场的N、S极与电力线为90度,表现电磁方式,可是,因为对磁场产生原理的认识把整体电荷电磁方式和个性电荷电磁方式分开,按“分子电流磁构想”理性认识磁性物体的磁场,所以,对地球磁场只能依据表面现象理解,不能找到它的物理成因。

发明指南针前,人们用“勺”状物体在光滑平板上旋转也能找出北的方向。为什么这些物体不是磁体也能产生指北效果?它对指北针显示北极为地球磁场S极、南极为N极的理性认识一直表现矛盾性。不止于此,有三种实验效果也与这种理性认识抵触。

一、给瓷碗装满水,将小型钢针沿东—西方向轻放水上,让它浮于水面,不论把针尖置于东或西方,钢针在水面漂浮的同时很快转向指北。钢针并无磁性,为什么在水面漂浮中能够像指北针一样产生指南北效果?对这种现象只能有一种解释:地球的南北极存在非磁性轴式引力。根据钢针在水面上飘浮表现的向轴性分析,这种引力不是在电场关系中产生。如果钢针指南北方向是被电关系中产生的引力所作用,那末它们在水面应被拉向北端而无方向规则。既然水面漂浮的钢针在指北中能够原地不动地表现指南北方向,就证明对它制动的作用力既有向轴性又有不参与电场关系的独立性,它们在水面飘浮选择的方向虽然与地球在力矩中被两极引力作用的方式近似,可是,这种向轴性与力矩性存在本质差别,其向轴性表明:北极引力只有在地转中改变性质才能使钢针产生向轴性,这种效果的物理根源在于地球旋转。

二、把牙签折断呈针状沿东—西方向放在装满水的瓷碗中,其尖端仍可转换方向为指北,如果说钢针为铁质可以产生磁性,可是牙签为木质对电有绝缘性,为什么也能产生指北效果?这种现象表明,针状牙签既没接受电场力也没接受磁场力,它所接受是纯粹的轴式引力,并证明它们的向轴式引力是在地球旋转中产生。

三、将指北针水平放置测试地球磁场,在其N极磁针指北中不仅能够测出北极存在轴心磁力,而且换一种方式还可测出与其相悖的天体磁性:在欧亚大陆一侧,将精密度低的指北针侧立,轻轻敲打,虽有较强的轴心磁力干扰,但仍可现出N极磁针指向地心的磁性,而S极磁针绝不会指向地心。从这个实验中可以看出:地球的天体磁极是与北极星在电场对立的电势相背关系中形成;北极的S极轴心磁力几乎来自地球的转向中心,在地球旋转中造成与北极星向心力同向,这是一个掩盖着和电磁规则相悖的矛盾倾向。对这种倾向分析,它揭示北极存在着多种物理性引力。北极的电性引力产生于北极星的负导向电势作用,对此无可置疑,可是北极的磁性引力不是来自北极星,因为在物理学磁场与电场的电磁规则为90度;根据日、罡在恒星载体内被轴状关系牵制居旋涡星系内侧绕银心轴运行的姿态,分析北极磁力的产生根源,它应当来自这个质心天体的引力面对太阳的轴心。银心与质量相当于1百个太阳独立恒星组合的旋涡星系证明,银河系所居载体为日、罡模式,其姿态表现为类似太阳星系与北极星独立天体对立的结构模式。

在这里掩盖着天文学对银河系的模糊认识:在上个世纪,西方天文学派提出一个错误理论—认为银河系包罗宇宙,宇宙内的天体、星系都位居银河系内。不过其中掩盖着一个巨大矛盾:西方天文学发现在仙后座遥指大熊座方位,有一个体积与质量相当于100个太阳的恒星后,他们对此天文现象不能作出合理解释。东方天文学派应当放弃西方天文学理解天体学不负责任的思维模式。按着天体物理特性解放思想后,理解这个体积与质量相当于100个太阳的巨大天体,它是真正的独立恒星,不过,它与银河系的关系,不正是一个位于高端、类似日、罡模式的载体结构吗?实际,它是一个与银心按照日、罡模式结构组成的一个真正的恒星载体。如果展开视野,放眼这两颗真正恒星构成的载体,先细看银河系一方,银心与这颗巨大独立恒星结构的模式,应当是宇宙内两个基础恒星的结合,这类载体给不同等级所属天体创造了安家落户的条件。它们只有给日、罡等级天体创造出安定的生存空间条件,才能使行星级天体可以通过严密的组合获得维持生存体系的合理条件。在仙后座遥指大熊座方位,这个体积与质量相当于100个太阳的天体是真正的独立恒星,它与银河系构成的载体体系,其合理之处在于,银心与这颗真正恒星发生轴状关系后,双方是按电磁模式,在充满巨大能量通过银心产生的90度旋转动能,给星系方日罡等级的天体在制动中按星座级行星的组织体系实现牵制性运转,方形成以两种偏心运动方式表现银河系的旋涡星系。按照天体结构的理性观察银河系,银河系的主体结构是银心和这颗独立恒星,双星只有具备类似日、罡的条件,才能使银心组合所属银河系的天体。这种组合现于两个方面:密集型较小天体在其周围已组合成悬臂;松散型较大天体在银心与独立恒星之间组合形成类似日、罡载体的空间体系,才使这方天区内两颗巨大恒星在对立中不仅形成轴状组合,而且在这个轴状组合前提下衍生出一个巨大天区,以及天区内银心端银河悬臂在旋转中创造出类似日、罡组合的太阳系天区。由此可以确认:旋臂内侧的载体、天体都是在这颗巨大恒星与银心组合发生的轴状关系之间生存,日罡载体就在其中。

依据这两代载体姿态分析地球上N极磁针指北的向轴性,它应是旋涡式轴心引力和银心与独立恒星N、S极磁力结合产生的合成效果,这个效果应是造成其N极磁针只能指向北极星西侧的离轴原因。根据太阳系位居北极星南侧,和行星运行与太阳转相同的条件,分析银心方旋臂自转周期,应在万年以上,这个天体条件与地球方指南北极的磁性以及太阳系所属天体向轴性恰好对应。因为除北极星电场力外,它的轴心引力和太阳N、S极磁力模式相同,已形成类似巨大独立恒星与巨大银河系的组合。因此,银河系不是孤立的巨大星系,更不是包罗宇宙的星系,它在宇宙内仅仅是一个距地球较近,形似并远远大于日罡组合的旋涡模式星系。据此可以确认,任何等级天体、以及以任何形式表现的天体磁场,都是依电场关系,以对立形式产生磁场,以N、S磁极方式展示磁性。

地球是以轴状关系中电场力与N、S磁极为90度按电磁方式被确认,它不仅从理论上解决了两大陆对月因发生电磁关系引发潮汐的认识问题,而且为认识日、地、月三星在直线中形成大潮汐的规则指明了方向。农历十五日月行至望,它与日、地行成直线时位居外端,在这天只要欧亚大陆对月必落大潮。农历的初一月行至朔,它与日、地行成直线时位居内端,在这天只要北美大陆对月必落大潮。如果天无大风干扰,这两次潮汐中的落位静态与平潮汐相比,落差加倍。这种现象揭示:太阳对着地球的作用力既不是电场力也不是磁场力。提出双星之间不存在这两种作用力的根据有三点:一、太阳对位居银河系行星第三级弧层上的地球未发生强磁作用关系,根据是,这个等级以外行星的自转周期在23时56分—6天9时内,而水星自转周期为58.6天,金星自转周期为243天。这个差别表明,金星所居弧层内侧的天体都被太阳的强磁场作用,只有地球所居弧层外侧天体未被其作用;二、月行至望在背日端,欧亚大陆与月异性磁极相对,地球产生磁引力负作用时,太阳对着北美大陆,只有产生推斥作用,才能使地球加重失衡,月行至朔在向日端,北美大陆与月同性磁极相对地球产生磁推力负作用,太阳对月与北美大陆只有共同推斥,才能使地球再次产生加重失衡效果;三、太阳自转周期与地球自转周期不同步,地球在自转中欧亚和北美大陆转向月球时,形成的大潮汐都是在平潮汐基础上,而潮汐周期规则不改变,因此,太阳对地球产生的推斥力不存在与引力交替的性质。

以往的天文思想对星系运动理解,是用实验圆周体圆点与圆心在线的两端产生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力与负作用力的论理作前提,对地、月圆周体推理,并按此逻辑形式产生理性认识。在这个逻辑中,因前提与后者物理条件不同,在判断环节上有错误,故认识地、月的星系关系时,认为星系圆周体与实验圆周体一样,类似在线状引力两端产生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作用力与负作用力。这是一个错误逻辑。因为这个错误逻辑未顾及星系质点与实验圆周体质点的动态差别,也不看星系内对立天体之间暗藏的复杂关系,而是率直按逻辑形式把推出的理性强牵,所以,在这个错误逻辑下产生的理论,必然给认识地、月之间发生物理关系的实际造成谬误。不仅如此,在这样的论理下还附带出潮汐成于海水被月吸引而起落的错误认识:认为地、月之间的引力类似实验圆周体中的线,双星是在线状介质两端产生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作用力与负作用力;月球是将类似与地球之间的线状作用力转化为对海洋水体的引力。

对海洋观察,潮汐规则与传统的“潮汐”观念不符,最大差点是:传统观念中潮汐在地球自转一周中认为日涨为“潮”,夜涨为“汐”;事实是,一个地转对月周期发生着两次潮汐,欧亚与北美大陆对月都形成落潮,并且,在地、月异步运动中,潮汐与两大陆对月都以48分45秒的时间推移。根据海水涨、落与两大陆对日、月角度相映形式,分析制约潮汐的内在规则,它掩盖着复杂的天体关系。月与地球相互作用只是其中一个方面,对地球并没产生由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力与负作用力,转化为对海水吸引的效果,而是由地球对它产生磁力负作用和两大陆重心力偶合造成天体失衡,引发一系列平衡关系变化的结果。

大潮汐是在平潮汐基础上形成。根据月在望、朔两端海水落差加倍的规则分析太阳与大潮汐的关系,既不是成于日对地球的电场力也不是成于日对地球的磁场力,而是成于太阳风作用。太阳是个炽热天体,它产生光辐射的同时附带大量带电粒子形成微粒子流辐射。因对太阳微粒子流认识程度尚浅,故借鉴了空气对流形式给这种物理作用定义为“太阳风”。地球在太阳系行星阶层排位第三,距日较近,电磁场被太阳风冲击已成慧星态:向日方被太阳风压缩形似慧头;背日方被太阳风推长形似慧尾。地球的电磁场被太阳风冲击虽然形成慧星态,但是这种形态并未伴随天体旋转,而是保持对日向、背姿势。据此可见,太阳风中带电微粒子流协同光子以辐射形式对地球外层负离子体冲击,产生着推斥力。

因为太阳带电微粒子流辐射形式与光辐射形式近似,所以,太阳风虽然无时不对地球负离子体冲击,可是,这种作用和月与地球磁极相对角度偏斜时,不能与地球的磁力负作用发生偶合关系,只有当日、地、月形成一线,太阳风对地球冲击,和月对地球磁力作用与地球重心朝两大陆转移形式顺向,才能与月对地球的推斥和吸引作用发生偶合关系。在这样的偶合形式上,两大陆对月产生的磁推斥与吸引负作用中虽然有引力的一面,但是其负引力只能在月行至望与太阳风偶合。

根据大潮汐规则,分析太阳风和地球对月产生磁力负作用发生的偶合关系,都是在月行至朔、望两端与日、地形成直线时。在这样的偶合形式上,存在地转角度决定太阳风和地球对月产生推斥与吸引负作用能否偶合的问题。因为太阳风与光辐射形式相同,对地球电磁场只能产生推斥力,所以,月行至望在背日端与日、地行成直线时,只有欧亚大陆对月产生磁引力负作用才能和太阳风偶合;月行至朔在向日端与日、地行成直线时,只有北美大陆对月产生磁推力负作用才能和太阳风偶合。据此特点对地、月在直线形式上发生的相对关系推断:双星之间发生的不是电场关系,而是引力与推斥力交替的磁场关系。

在太阳风与地、月发生磁关系偶合中隐藏一个问题:月行至朔在日、地之间,太阳风对地球电磁场冲击的同时也对月球电磁场冲击,为什么冲击效果会落到地球上?对此分析,这个差别揭示地、月的结构特性。表现为:月行至朔,太阳风虽然将地球电磁场压缩成慧头状,但是并没影响月在向日端绕地运行动态;这就证明太阳风只是改变地球表层电磁场为慧星态,并没改变其深层电磁场排列形式。由于月在弧层内被圆周机制保护,太阳风并不能冲动这个机制,使它与地球发生的圆周体关系不会受到影响。月球的稳定动态证明:太阳风对地球电磁场冲击时,虽然只将其表层改变为向日方形似慧头、背日方形似慧尾形态,可是,天体在负离子体中心,通过负导向电子,却能产生被太阳风和对月磁力推斥的整体效果。这两种作用使地、月在星系内产生这样的特性:太阳风冲击地球电磁场时亦对月球电磁场冲击,可是,月居弧层内不但被圆周机制保护,而且它与地球同性磁极相对产生的磁推力能与太阳风偶合;由于这种特性与月居弧层内电磁场囿限小劣势变为优势、地球对其产生磁力变为负作用的理性一致,故使太阳风与地球对月磁推力负作用偶合后,能够使它产生天体失衡的双重效果。

 

LOFTER官方博客:

众望所归的摄影课来啦!

划重点:

主讲人:潘超越

课程名称:跟着纪实摄影师用手机拍故事:从了解你的手机开始

开课时间:6月10日晚19:00

温馨提示:目前仅支持安卓系统购买及听课

戳右进入>>>>课程购买页面


 

LOFTER摄影:

LOFTER兴趣研究所在线课程开课啦!

 

什么是LOFTER【兴趣研究所】?

  • 兴趣,多种多样,各种玩法。在LOFTER这个以兴趣为聚合的千万人社区,摄影、绘画、手工、美食、旅行、宠物……众多兴趣好友云集。

  • 想知道玩什么?怎么玩?谁玩得好?

  • 来LOFTER兴趣研究所逛逛吧,在这里,我们邀请兴趣达人来与大家聊聊心得、分享经历、传授技巧,让我们在这个“研究兴趣”的地方,正经玩兴趣,令你的小兴趣更有趣!


兴趣研究所的第一节课,将于6月10日(本周六)晚19:00由 @阔夫塔 摄影师潘超越倾情开讲。


课程名称:【跟着纪实摄影师用手机拍故事:从了解你的手机开始】

 

主讲人信息:

潘超越(Lofter ID:阔夫塔),纪实摄影师、Lofter年度热门达人,IPPA、MPA手机摄影奖及国家地理摄影奖手机类获奖者,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华为手机摄影高峰论坛”嘉宾,手机摄影作品入选连州摄影节、“每日埃及”摄影展等。 

作为一位报道摄影师,潘超越眼中的摄影,更多时候是一个帮助人们叙事和抒情的工具。他的课也许不能教你拍出刷爆朋友圈的照片,但一定会对你打造有情怀的作品有所帮助。我们将为您讲解如何利用好手机,拍摄影像讲述故事。这一次,就从了解你的手机开始。

 

适用人群:

本节课为手机摄影的入门课程,如果你愿意尝试进行手机摄影创作,但也许并未全面了解你手机的拍照功能,相信本节课会对你有所帮助。


戳右进入>>>>课程购买页面


 

另外,本节摄影课还设置了点评福利。即日起至开课,只要你在#潘超越的手机摄影课#标签发布你的手机摄影作品,就有可能在课上得到老师的点评。也强烈鼓励各位同学在课程结束后,运用课上讲到的知识点,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并发布到该标签下。潘超越将会从中随机选取10位同学的作品,进行免费点评。

 

名额有限,先到先得。LOFTER兴趣研究所,等你来上课!戳右进入>>>>课程购买页面 


二、月与地球发生磁相互作用的物理关系

1、月在环形区域内与地球构成圆周机制

 

作一个比较:人造卫星位于地球电离层上形成质点天体后,在圆周运动中的行速可以快于地球转速或者与其同步;月在距地球概为384,400公里的空间运行,其行速比地球的转速慢。两种现象揭示这样的物理性:电离层是由中性物质构成,这种物质在地球的负离子体内具有阻电作用并且带有场性;电子只是在电离层下向心排列,在电离层上是按轴心天体规范排列。把星系圆周体与实验圆周体对比可见其中的物理差别:在实验圆周体中,圆心与圆点的圆周运动必需同步;在星系圆周体中,质点天体只能在轴心天体的电离层上生存,其行速不论快于轴心转速还是慢于轴心转速,都取决于距离和质量。这种现象客观地展示与传统天文思想不同的科学问题:在星系圆周体中,质心与质点天体之间的媒介物质不同于实验圆周体;质点天体在电离层上的运动特点,不仅证明质心天体电离层上引力改变了向心形式,而且证明它们在运动中,与质心并未发生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作用力与负作用力关系。按照物体动态与外作用力形式平衡、统一的规范分析地、月关系,地球场内引力形式已被电离层界分,形成两个物理阶层。

第一个物理阶层在电离层下。物体在这个阶层内表现重力和陨落形式的加速度,揭示着作用于它们的引力为向心形式。物体的向心形式动态证明:这个阶层内电子被天体中心核体中质子内正电子导向,双方在电场变性中已构成负导向电势机制。因为在这个阶层内,任何物体的基础电荷都处在被其等离子体的负导向电势机制作功状态,所以,都产生向心形式的重力加速度效果。

第二个物理阶层在电离层上。物体和自然天体的圆周运动态揭示:这个阶层中心部位区域内的引力为环形。特别是自然天体,它们在环形区域的圆周运动态表明:这个阶层内电子不仅按轴心天体规范排列,而且已按不同密度形成弧层,这个条件为质点天体营造了良好的生存环境,自然天体在环形区域弧层内只有产生失重效果,才能在环形电荷作功状态形成卫星。

提出地球空间分为两个物理阶层的根据是:物体在电离层下被天体的向心力作用,产生的重力表现物体性;同一物体在电离层上失去天体的向心力作用,产生失重效果后,在圆周运动中表现天体性。两个物理阶层被电离层界分,有机天体对电离层上、下物体作功产生的物理效果不同:在电离层下,负导向电荷伴有机天体旋转,大体以同步方式对物体作功,被作功物体在电势能减少中都产生向心力效果;在电离层上,环形电荷表现不同节层特性,物体或质点天体在电离层上被质心天体的环形电荷作功,不仅产生卫星效果,而且被侧翼天体作功产生向其侧行的动能后,都被质心天体的弓形电荷克制,形成偏心运动。

在轴心天体环形区域内,电子产生着严格的弧层性质。月在环形区域内与地球构成圆周机制后虽然成为星系,可是,因为地球的环形区域内只有月球一个天体,所以,很难表现弧层的物理特征。不过,在自然天体和人造天体的不同动态中表现着三个方面的差异,从这些差异中可以看出,地球环形区域内仍然具有严格的弧层性质。

第一方面。月球是有机天体,它中心核体内正电子与负离子体内电子也发生着电场对立关系,正负电子互变电性与分子物质构成负导向电势机制形成自然天体后,在地球环形区域内表现这样的特性:它依赖自身等离子体质量,在地球环形区域内是按正比规范选择适己弧层落户;月在适己弧层内运行虽然遵守正比规范,但同时被日、罡作用产生侧行动能;月球被太阳、北极星作用时,因受弧层机制保护,故在曲线运动中只能向南北侧行,不能向高低层位挪动,不能改变所居弧层。人造天体在电离层上与月不同:它们不具备等离子体对立条件,与轴心天体发生电场关系时没有负离子体保护,只能在万有电场的基本关系中支持;尽管人造天体不具备等离子体对立条件,但因具有万有电场的基础性,故仍能与轴心天体发生圆周体关系;因为人造天体虽无负离子体,但在万有电场条件上产生机动性,所以,它们可以被人为地设置在与轴心天体不同距层位,表现不受弧层条件限制性。

第二方面。把人造天体与月球对比,虽然表现位居环形区域内的弧层性质,但是它们在圆周运动中遵循“在相同的力作用下,质量不同的物体所获得的加速度,跟它的质量成反比”的规则。月在这样的规则中一个明显特征是:它的行速慢于质心转速,并现出向南北侧行的两种动态,形成围绕质心的曲线运行动态。月球的曲线运动展示,地球环形区域内电子也是按轴心天体规范在转向中心部位形成环状排列,中心区域两侧电子形成弓形排列。这样的排列形式不仅给月球营造了孕育天体的生存空间,使其能够在这个空间形成卫星,而且当它侧行至赤道两侧的结合部,其侧行动态都被弓形电荷克制,展现地球的控制机制。

第三方面,把人造天体设置的弧形层位与有机天体所居弧形层位对比,表现着物理差别:人造天体一般被设置在电离层上低于月球的空间,在运行中不断被地球拉近距离;在火星和木星之间的小行星层上,那些没有负离子体保护的小行星虽然是以物体形式表现为自然天体,但因它们是在太阳系有机天体所居弧层内围绕星系质心运行,故不能被轴心天体拉近而改变弧形层位。从这个差别中看轴心天体空间的第二个物理阶层,物体在电离层上低层位被环形电荷作功的同时还被负导向电荷作用;无机天体在自然天体的弧形层位虽然没有负离子体保护,却因不被负导向电荷作用,故能够在弧形层位产生稳定性。根据这种差异分析人造天体与自然天体的弧形层位,存在物理差别。在人造天体层位上,环形电荷虽然改变了负导向电荷排列方式,但是并未与负导向电荷彻底分清;在自然天体所居弧形层位,环形电荷与负导向电荷分得清楚,表现纯性。

三个方面差别揭示这样的内在规则:轴心天体环形区域内电子都存在弧层特性,不论有机天体还是无机天体,只要它们是在自然天体的弧形层位上确定质点位置,它们所居弧层内电荷就具有按弓形和环形排列的纯性;因人造天体是被人为设置在弧层低位,而轴心天体电离层内有微量的负导向电子存在,它们对环形电荷导向的同时,能够产生连接两个阶层电子合一的负离子整体性,在质心天体的负离子体内形成一个特定阶层。因为这个层位是在电离层与环形电荷弧层之间,有微量的负导向电荷存在,给环形电荷造成不纯条件,所以,自然天体不能在这个层位落成。人造天体在这个层位被设定卫星后,只要在圆周运动中表现向质心靠近,就衬托出它们所居层位不仅存在弧层性质,而且存在负导向电荷对环形电荷导向性质。

月在地球系内表现这样一个特点:它居质点位置绕地球运行,外旋运动周期慢于质心的内旋周期。对地、月的异步动态分析存在三方面原因:一、月球所居环形区域是自然天体层位,把这个层位上电子和人造天体所居层位电子作比较表现密度差,这个差别使月在远距质心弧层内接受环形电荷的电场力弱于人造天体;二、日、罡对地球的力矩作用转移到月球形成两侧引力时,因两侧引力对月球作功使它产生向南北侧行的动能,都被地球的弓形电荷制约,方表现月在曲线运动中掩盖着偏心运动;三、在环形区域两侧,被转向中心导向的弓形电荷表现着与负导向电荷脱节性,它们虽然未伴随天体旋转,但能够对月被两侧引力制动产生的侧行动能实行克制,展现质心的控制机制。

从这些特点中可以看出,地球系虽然只有月球一个质点天体,但月与地球仍是按正比规范构成圆周体机制。这是因为:地球的负离子体被电离层界分后,不仅两个物理阶层内电子产生节层性质,而且在电离层上的物理阶层内还产生着弧层性质。月球在所居弧层内,只有既被环形电荷制动又被弓形电荷保护,受到正比关系支持的综合作用条件,才能够与地球保持在概为384,400公里的距离中确定弧形层位。

 

2、      月与地球发生着推斥与吸引交替的磁力关系

 

地球在太阳弧层内,位于第三级行星阶层,实处于第一级行星系阶层,这个条件使认识星系内质心与质点天体的圆周体关系成为近水楼台。按物体动态与外作用力形式平衡统一规范,对地、月发生的天体关系分析,由于地球是利用电离层外环形与弓形电荷做媒介,通过月球的负离子体外层电子对它的卫星运动制动、侧行运动控制,方使月球形成一颗绕地运行的特种行星。因为观测地、月的相互作用关系在近距优势中容易看清,所以,可以用研究地、月星系关系找到的理性作前提,对其它星系推理,在逻辑思维中产生合理的理性认识。

月球虽然在地球系内,但是也在日、罡载体中,它被地球携带,双星共在太阳北侧近日点46,52度、远日点23,26度的角度偏心运行。太阳是通过地球负离子体外层电子,利用环形电荷对地、月作功,使地球系在它环形区域的第三级弧层内形成卫星运动。因为北极星负导向电荷能够深入地球负离子体内,对地、月产生双重作用,所以,使双星都能形成向北侧行动态。而太阳环形电荷并未深入地球负离子体内,虽然与其发生电场关系,但是对月绕地球的圆周运动并无干扰,它北侧弓形电荷却不同,不仅深入地球负离子体内,而且对其弧层内月球产生吸积力作用。在这种条件下,日、罡力矩对地、月是产生双重作用。这层关系不仅为地球奠定了天体平衡基础,而且为月与地球相互作用冲动力矩关系引发海洋球状平衡变化打下基础。

地、月绕日虽为星系运动,但是这种运动方式表现载体性。地球的载体运动与日、罡的载体运动形式不同。差别在于:日、罡构成的对旋体机制引力势级别相同,从银河系角度看太阳系虽为质点星系,但是这个星系在围绕银心轴运行中被日、罡发生的轴状关系牵制,太阳与北极星是依赖轴状关系形成双星携带行星共绕银心轴运行的载体;地球在自星系内虽为质心,但与北极星发生的是异阶级轴状关系,在绕日运行中被北极星轴控;由于日、罡的天体等级相同,在载体内都有恒定性,使地球绕日时亦绕北极星运行,只是在运行中对它的几何角度小于太阳,这个差别给地球的星系运动造成被日—罡轴牵制,围绕太阳运行成为行星系的载体条件,并产生与日、罡共绕银心轴运行的重叠性载体效果。因为地球系的载体运动是在日、罡力矩中实现,所以,给地、月造成同在太阳北侧近日点46,52度、远日点23,26度运行的星系条件。月在这个条件上绕日与地球一样,是在基本相同的偏心角度运行,永远处于太阳北侧弓形电荷和北极星负导向电荷的力矩作用中。因为月球是在这个大环境下与地球构成圆周体机制,是在地球环形区域弧层内小环境下形成卫星运动,才使它运行时虽然被广泛的两侧引力作用,却因与地球发生具体的电场关系、并构成星系,故能够得到地球保护。

赤道两侧19度是地球环形与弓形电荷的结合部。在结合部上,虽然弓形与环形电荷排列不同,但因它们位于环形区域两侧处在对立状态,故将磁场展开后能够产生相斥效果,导致相斥磁场与电场合并,对月侧行至赤道两侧19度形成角度控制,将月球的曲线运动限制在环形区域的38度内。因为月与地球的圆周机制是在几个辅助机制基础上构成,被日、罡作用同时被辅助机制制约,所以,月在赤道两侧19度表现短暂偏心运动的形式有别于地球。月球虽然在地球系内,但是仍与北极星发生着电势相背的电磁关系。因为月行至赤道北侧19度,被日、地双重吸积力作用,不能保持绕地球运行的偏心运动,而是产生向南侧行效果,失去了与北极星构成对旋体机制的条件,所以,不能产生自转动能。月被北极星电场作用虽未与其构成对旋体,却发生对立关系。因这种关系给月球中心核体内正电子磁场造成磁化条件,使它与北极星在电势相背中形成的电磁方式得到支持,故此,月球的磁极形式与地球大体相同,小有差别:地球磁极在天体旋转中形成了旋转磁场;月球未产生自转动能,使它的天体磁极定向。

这里存在一个问题:月与北极星在电势相背的电场关系中产生磁化效果后,它的天体磁极是怎样产生定向效果的?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地球对月产生强磁作用,和月与日、罡发生电磁关系的矛盾中。

对月球的定向磁极做物理分析。月在圆周运动中与北极星发生电势相背关系后,同地球一样都被其负导向电荷作功。按照同性电荷在并行电路中对立磁极方向相同并行磁性相反规则,分析月球等离子内磁场,和地球一样,造成了负离子体内磁场的环状S极对正离子体内被磁化磁场N极吸引条件,可是,这种磁导作用被两方面条件遏制。一个方面是地球的强磁作用,由于地、月距离切近,使月在地球强磁作用中,质心转向与自身天体N极被负离子体环状S极磁导作用逆向,产生水、金二星被日强磁作用,与天体N极被负离子体环状S极磁导作用逆向效果。二个方面是月在运行中被太阳吸积力作用不断改变方向,因地球的偏心运动成于日、罡力矩,月绕地运行对日转向中心线距离不断变化,被太阳吸积力与北极星向心力优劣势互补相承,产生曲线运行效果,故与北极星虽然发生电势相背关系,但因不具备稳定的轴状关系条件,故使月在这个缺欠中不能与其构成电磁感应动力机制。

把月与北极星发生的电磁关系和地球相比,既有相同点也有差异性。月与地球虽然都和北极星发生电势相背关系,可是,月无自转动能,地球在电势相背中与其构成对旋体;不过,飞船绕月现象表明,月球负离子体内存在电离层,这个物理条件应当成于早期它曾经或与北极星构成电磁感应动力机制,只有月球与其构成的天体关系发生变化,改变偏心运动形式为曲线运动,才能给它创造出既不旋转,负离子体内又具备轴心天体条件的特征。把月球和北极星相比:虽然双星都无自转动能,可是,任何角度行星都能与北极星发生电势相背关系,这个条件证明它负离子体内没有电离层,电子都是按负导向形式排列;因此,现在看月球虽未自转,但是依据飞船绕月现象推断,它早期或曾与北极星构成对旋体,在对旋运动中负离子体内曾经产生电离层,使电离层上电子能够保留轴心天体特性。根据这一理性对月球的定向磁极分析,它的天体对旋,止于曲线运动、磁导作用,只要和地球的强磁作用逆向,其核体N极就必然止于被地球S极磁场制约,而地、月与北极星发生电势相背关系时,双方天体都是按电磁方式支持对立关系,因月球的对旋运动被上述两个方面的条件遏制,故只能形成现在看到的曲线运动,以及给天体N极造成对地球定向的静止条件。

月与地、罡的相同点和差异处,给它与地球的星系关系造就了一个特定的物理环境:地球为地月星系质心,天体旋转附带磁极旋转形成旋转磁场;月为星系质点,无自转动能,天体磁场N极对地球定向;月在地球系内不但同质心一样与北极星发生电势相背关系,而且天体磁场是按并行电路电荷对立磁极方向相同规则,产生与日、地磁化相同效果;月球虽未形成旋转磁场,却造成与北极星电场对立、发生磁化关系的半径条件,它天体磁场N极被负导向电子S极引导条件,是克制地球强磁作用,造成天体磁场N极对地球旋转磁场定向的原因。

由于地、月天体磁场存在旋转与否的差别,方使双星之间能够发生旋转磁极与定向磁极相对的特殊磁关系。决定这种特殊关系的条件,虽然是地球对月产生逆转性强磁作用,和月与北极星电势相背产生负导向电子S极磁场对天体N极吸引的逆向效果,但表现这种内在关系的形式,是地球与月在异步运动中产生的失衡作用。这种磁关系在地、月的异步运动中,给地球磁场N、S极旋转对月定向磁极造成一个交替形式:它与月球同性磁极相对产生推斥作用过后,变为异性磁极相对;它与月球异性磁极相对产生吸引作用过后,变为同性磁极相对。按照对立磁体发生磁极相对关系表现的动态规则分析地、月之间发生的磁关系,地球居星系质心,月居质点,双星质量相差悬殊,等级差别使它们在交替形式的磁关系中相互作用产生磁力时,不论推斥还是吸引作用,产生动态效果本应都发生在处于弱势中的月球,可是其中隐伏这样一层关系:月被地球环形电荷作功时,由于它在圆周运动中被弧层机制保护,使地球与月发生磁极相对关系产生的磁力作用不能在月球上发挥。

在这点上地球与月不同,它的质量虽比月球大,但因位居轴心,自身负离子体优势被月球利用,反使它的质心优势变为劣势。在这层特殊关系中,地球的旋转磁极与月定向磁极相对发生磁关系时,不论产生推斥与吸引作用,都不能冲动月在圆周运动中与自身构成的弧层机制。另一点,从星系系统角度看地球,它在太阳环形区域弧层内,无论月球产生推斥与吸引的磁力负作用,同样不能冲动自身在圆周运动中与太阳构成的弧层机制。这个条件使月在地球弧层内产生的磁力作用虽被压抑,但是并没消逝,而是转化为对质心的作用力,使地球在这种环境与月发生磁性关系时产生负作用效果。这种效果表现为:地球与月异性磁极相对产生磁性引力时,天体被月吸引;与月同性磁极相对产生磁性推力时,天体被月推斥;因为月在星系内虽处弱势但被弧层机制保护,两种形式作用力只能转移到地球体,使它只能在自身负离子体内缓解,所以,月与地球磁极相对时不论产生推斥还是吸引作用,都使地球在自身负离子体内消化,实现缓解。

 

第五部、天体关系给地球创造本体水系平衡运动条件

一、月球参与日、罡对地球作用的平衡关系

1、潮汐与两大陆对月形式相映

 

环顾地球外貌,呈现两大类:一类是陆地;一类是海洋。遥看地球外貌,不仅它的陆地是球状体,而且它的海洋也是球状体。

从地理角度看陆地分布:在南半球,南极洲居轴心部位,南美洲大陆、非洲南部大陆和大洋洲鼎足而立;在北半球,欧亚大陆和北美洲大陆对称,位居它的东西相背方。

从地理角度看海洋分布:在南半球,印度洋、南太平洋、大西洋分割了南极洲、南美洲大陆、非洲南部大陆和大洋洲;在北半球,北冰洋居轴心部位,太平洋、大西洋两大鸿沟对称,分割了欧亚大陆和北美洲大陆。

看地球的陆地与海洋结构,宛如海水拱托几块大陆砌成一个球状天体。

有一个定义:水保持平面。认真看这个定义,它成于对水在陆地被囿限的形态观察,因为水体在陆地上不论位居高、低海拔,只要被囿限,它就形成平面,失去这个条件便成为落差动态。从天体角度看水体,它在陆地被小范围囿限不论位居高、低海拔都保持平面,可是一入大海融入洋中便成为球状水体的部分。这里存在一个问题:海洋是被陆地囿限还是将其包围?不管怎样理解它,浩荡海水毕竟呈现一个球状汪洋平面。

海洋水体虽然形成了稳定的球状平衡形态,可是,在这个稳定的大前提下,内涵海水以潮汐形式表现的运动形态,它展示着地球本体水系的运动科学。持物质与物体相互作用形成内在规则与外在现象两个方面的辩证观,对海洋水体以潮汐形式表现的运动态进行科学分析,潮汐以自然形式表现的是天体与海水相互作用形成的外在现象,它被对立天体之间平衡关系发生间歇性变化形成的内在规则制约,因此,认识海洋水体运动科学的关键,在于找出制约潮汐变化的内在规则。

长久以来,人们观察海洋,已经看到潮汐与两大陆地转对月角度变化有关,因此,在意识中形成了海水被地转时月球引力作用而起落,这个条件造成认识潮汐的观念形态,并产生这样的理念:认为地、月之间的引力类似实验圆周体质心与质点中间的线,双星是在线状介质两端,产生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作用力与负作用力;月球在运行中,是将对地球的这种作用力转化为对海洋作用,使海水在地转中被月吸引,形成向月方海洋涨潮、背月方海洋落潮的观念形态。

到海边认真观测海洋动态可以看出,“潮汐”并没按这样的规则运动,而是在地转与月行异步运动中形成的特定规律(注:这里的潮汐概念与旧时潮汐概念存在分歧。差别在于:旧时的潮汐概念认为海水日涨为潮、夜涨为汐,两潮合一而成潮汐;对海洋观测,潮汐实为四种海洋形态:涨潮动态、涨位静态、落潮动态、落位静态,四种海洋形态合一,成为潮涨潮落的一个潮汐周期概念。望读者观察海洋时斟酌)。观测海洋动态,潮态变化不仅有时间规律,而且与地、月的异步运动规则对应。从中可以看到这样一层关系:潮态变化虽然与地转对月角度变化对应,可是,在这样的对应形式上并未表现地转使向月方海洋涨潮;恰好相反,在潮态与地转对月周期对应的形式上,向月方海水不但没发生“滚桶式”涨潮(注:是指将封闭的桶内装入少量水,桶滚动时,水被向心力作用永远朝着地心转动的形式),反而形成在地转中潮态与欧亚和北美大陆对月角度变化的形式对应。

潮汐在这样的同步形式上被三个规则制约。

一、地球在自转中,用24时48分45秒时间形成一个地转对月周期,在一个对月周期中发生两次潮汐,每次潮汐都使海洋现出四种形态:(一)、落潮动态;(二)、落位静态;(三)、涨潮动态;(四)、涨位静态。每种海洋形态都持续3时6分(注:观测点位于渤海弯。在黄金海岸浴场南200米处是一条小河,入海口约3米宽,口内是一片葫芦状水域,在此处观察潮汐,潮起时河水明显现出逆流动态并伴有水位升高现象,潮落时河水明显现出顺流入海并伴有水位降低现象。在此地观测海洋:潮起和涨位静态与潮落和落位静态的时间均为3时6分;一次潮汐在四个均衡时段内表现为两种动态、两种静态。因此在海湾处的地理位置观察海洋,把此处潮汐的时间规则与海洋阔面、尤其是近赤道大陆沿岸所现潮汐的时间规则相比,可能有误差,因在这里是按此地观测得到的数据演算,故得出的数值概念含概性)。

二、地球在24时48分45秒时间内旋转372,6度,月在这段时间内运行12,6度,海洋在24时48分45秒时间内发生两次潮汐,每次潮汐都现出两种与地转对月角度相映的特征:一种是欧亚大陆与月相对,潮现落位静态;另一种是,按时间推算,发生第二次潮汐时北美大陆与月相对,潮再现落位静态。不论以哪个大陆转到与月相对角度作为测算潮汐周期的标准,潮现落位静态时,在地转周期中都推迟48分45秒时间(注:这个数据是按地转对月周期的平均数测算得出,因此,在具体地转对月周期与潮汐周期对应形式上表现着细微浮动性)。

三、以农历的月初和月中为时标,在每个时标的固定标时上都发生一次大潮汐。把大潮汐与平潮汐对比,海洋形态表现三种差异:(一)、落潮动态加大;(二)、落位静态与涨位静态的落差比平潮汐加大;(三)、涨潮动态加大。月初大潮汐特点是:月行于日、地之间,三星形成直线时,北美大陆与月相对,潮汐落差比平时加大。月中大潮汐特点是:地球在日、月之间,三星形成直线时,欧亚大陆与月相对,潮汐落差比平时加大。

根据海洋动与静的形态变化规律,分析制约潮汐现象的内在规则,它成于复杂的物理关系。以潮态与两大陆对月角度对应的自然形式为线索,分析在背后支持潮汐的物理性:潮汐不是在海水被月吸引中产生,因为海洋对月并未形成滚桶式起落形态;潮汐与两大陆对月角度对应现象表明,月与地球上两个大陆发生着对偶方式的相互作用关系。因为月与地球并没发生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作用力与负作用力关系,所以,用月对地球引力转化为对海水作用的理性诠释潮汐现象,得出的理论是错误的。

潮汐规则显示:月与地球之间并未发生电势相背关系,不能对海水直接吸附,因此,不能形成滚桶式涨、落潮态的变化。这种性质在大潮汐中尤为明显。出现大潮汐时,一次是月行在地球的向日端,一次是月行在地球的背日端。如果潮汐是地球系质心与质点在电势相背的引力作用中产生,那末,月初,它在向日端居日、地之间时,对地球形成的电场力与日对地球电场力偶合,当使潮汐中涨位加倍,可是海洋形态与此相反,却形成潮汐中落位加倍;月中,月在背日端对地球形成的电场力与日对地球电场力相背,只能产生力矩形式的引力效果,如果两半球同时涨潮必然改变潮汐规则,不能使潮汐落位加倍。根据大潮汐与日—地—月直线对应的自然形式可以认定:引发潮汐的成因不在于月对海洋作用的引力变化。

海洋在潮汐中表现的动态规则揭示这样的理性:海水被地球与日、罡共同作用,已构成球状平衡机制,不同潮态都是在海洋的球状平衡基础上改变,潮态变化揭示,天体之间的平衡关系变化,与海洋的球状平衡机制在发生微量冲突。依据大潮汐三个特征寻找造成冲突的原因,在于月球参与了日、罡对地球的力矩关系。不过,其中暗藏一个问题:既然在日、罡与地球共对海水作用中已构成球状平衡机制,而月球引力不是对海水作用,那末,它参与日、罡对地球的力矩关系后,是怎样与海洋的球状平衡机制发生冲突?这个问题的内在关系,是给海洋造成潮汐原因的实质。

通过潮态与两大陆对月角度对应现象可以看出,日、罡、地、月相互作用发生的天体关系对海洋表现牵制性。因为地、月异步转动,发生的相互作用关系引发一系列天体关系变化,这些天体在相互作用中牵制对月的平衡关系发生微量变化,是造成潮汐的根本原因,所以,只有找出月与地球相互作用引发平衡关系变化的原因,并在这个基础上认识日、罡对失衡态地球调整力矩关系引发的潮汐,才能看清天体之间平衡关系变化与海洋球状平衡机制发生的微量冲突。

 

2、月在卫星运动中与地球发生电磁关系

 

给地、月相互作用造成平衡关系变化,引发一系列天体关系变化的原因,在于这些天体之间形成的载体结构。因此,认识地、月之间的星系关系,是认识地球在日、罡载体中平衡关系变化,与海洋球状平衡机制发生冲突的前提。

月球是在地球转向中心南北38度部位内曲线运行,它在这个部位被地球环形电荷作功,产生的卫星动能为主动能,月球是在这个基础上被日、罡引力作功,形成曲线运动。月在地球系内围绕质心运行的同时,亦被地球携带绕日运行,它在这种状态同地球的力矩性质一样,与其共在太阳北侧形成偏心式星系运动。因为地球是在北极星轴上90度旋转,所以,月在曲线运动中的主行向,被地球在地—罡轴上的90度矩线制约,形成围绕地—罡轴在地球上90度运转的基本形式。由于月在这个基础上绕地运行对日矩线的角度不断变化,使日、罡对地球形成力矩的基础上,把这种作用力转化为对月优、劣势互补相承式引力。因为月球在这种方式引力中产生的平衡效果,被对日矩线的角度变化主导,所以,日、罡把对地球的力矩作用转化为对月的互补相承式引力,成为月在圆周运动中侧行的动力源。

因为月在日、罡载体内所处环境复杂,它与地球相互作用时需面对在复杂环境中发生的多方天体关系,所以,月居地球系质点位置运行,具有不同于其它天体的特征。尽管如此,月在多方天体关系中,与地球发生的近距电磁关系还是具有主体性。

地球在日、罡载体内是媒介天体,既有轴心性又有质点性:它在地、月圆周体内位居轴心;在日、地圆周体内位居质点。由于地球在自星系内是用环形电荷对月作功,方使月在电势能减少中形成卫星运动。地球在这层星系关系中虽为质心,可是在日、地星系关系中却为质点,这个条件使月被地球携带形成双星共同绕日的载体动态。地、月在载体内表现这样的运动特点:月绕地球360度,须用地球自转29,5366周的时间;地球自转360度,月绕地球运行12,6度。

将地球转速与月球行速对比,可以看到一个明显差别:地球在质心的内旋运动与月球在质点位置的外旋运动不同步。月与地球在异步运动中对立,它的曲线动态揭示,质心负离子体内的媒介物质有三种特性:一、月在地球环形区域弧层内运行,因被它的环形电荷作功而产生卫星动能;二、人造卫星运行不断被地球拉近,而月与地球的距离从不改变,这个差别表明,地球的不同距环形电荷弧层内依然存在节层性质,月球是依赖负离子体外层电子做媒介,在具有节层性质的弧层内与地球的环形电荷发生正比关系;三、月球无自转动能,它磁场的一个磁极对地球定向,使地球运动的旋转磁极与月定向磁极异步,产生推斥与吸引相对变化的两种磁力作用。这三种特性给地球创造了对月产生失衡动能,并得以发挥的条件。

 

九、月球的曲线运动与地球作用力强弱无关

1、旋涡星系内行星运动被两个基本条件制约

 

月在曲线运动中虽然侧行动态与卫星动态协调,但是两种动态性质不同,是被四种不同形式引力作用的结果。第一种,由于月在地球转向中心部位被环形电荷作功,使它侧行至赤道两侧19度能够形成12,6度的偏心运动。第二种,由于月在运行中被北极星负导向电荷作功,使它通过向北侧行动态实现电势能减少,形成一条向北侧行的斜线。第三种,由于月在运行中被太阳矩线北侧弓形电荷作功,使它通过向南侧行动态实现电势能减少,形成一条向南侧行的斜线。第四种,由于月在地球环形区域内运行,向南北侧行动态与两侧的弓形引力逆向,使它侧行至赤道南北19度都被地球的控制机制制约,产生力矩效果。这样的力矩形式,成于地球两侧弓形引力对赤道两侧19度的月球作功,此举与两侧引力对月作功发生第二层平衡关系。

月球运行之所以能够将侧行周期隐于卫星周期形成曲线运动,因为它虽然在地球环形区域内运行但是被日、罡作用,接受三方天体的引力,这样的物理环境使它在地球系内运行必然夹带侧行动态。证明月在地球系存在这层关系的根据,是地月同在北极星轴上运转形成的两种异常动态。第一种,月在地球系内运行,形成质点外旋与质心内旋不但不同步而且异向。第二种,月在地转对月周期中运行12.6度的排列点上,表现侧行角度差别,在侧行角度差别中形成曲线运动规则:月绕地球一周,双星共同绕日30度;月球在这样的月日内除按曲线运动规则侧行一个周期外,还增进30度。地、月按这样的规则运动揭示一个理性:月在地球系内曲线运行,与外天体发生的引力关系不只在地月之间。因此,只在地球系质心与质点天体之间寻找支持月球侧行的理性,不能解开它的曲线运动之迷,因为对月造成曲运动的原因,不是地球在轴心内旋对月在质点外旋,形成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作用力不均匀,导致圆点围绕圆心在线状媒介作用力能量差中运行摇曳。

星系内天体依靠圆周机制支持对立关系都遵守这样的规则:不同质量的质点天体依赖负离子体外层电子密度,与轴心天体电离层上不同弧层的环形电荷密度,在正比中结构,产生与质心距差效果;在这样的正比规范中,质点与质心相比它们负离子体弱小,只有被质心弧层内广泛的环形电荷作功产生电动能,才能通过卫星动态实现电势能减少,构成质点围绕质心运行的圆周运动机制。因此,银河系内天体在结构中虽然分化为不同层次的星系,但因星系内对立天体都是按这样的规范结构,才使它们的圆周机制都被两个基础条件制约。

一个基础条件是,质心与质点都依赖负离子体内电子做媒介,在依靠电场发生的正比关系中支持。星系内对立天体按正比规范结构产生这样的性质:质点天体通过自身负离子体电场被质心弧层内环形电荷作功产生电动能后,在电势能减少中形成圆周运动的自然速度时,不同层位质点是按速差和度差在与质心距差中形成圆周率时差。因此,脱离质点被质心环形电荷作功在运行中必需遵守弧层规范的理性,对存在引力势差别的对立天体运动做其它模式的揣测,往往因失去物理性而陷入孤立自然观。因为不同阶层内行星在银河系不同等级星系中运行,都是位于星系质心电离层上的环形区域内,它们与质心在不同距中,只有按媒介物质的正比规范依靠圆周机制支持才能躲避兼并,所以,质点与质心形成圆周体的自然形式是外在现象,在这种现象中隐藏着它们依赖物理条件形成圆周体结构的内在规则。天体在这样的基本条件上依存,除独立恒星外,没有任何天体和物体在宇宙内能够脱离星系关系而独立支持。以哈雷彗星为例,它自身似有推进功能,其卫星动态虽然独特,但是也只能在太阳环形区域内按圆周体结构的基本规则运动。距此推断:质点天体在质心天体环形区域内只有与其构成圆周体机制,才能在宇宙内觅得生存空间;离开这个基础关系,对天体运动作其它模式揣测都会失掉支持天体对立的科学性。

另一个基础条件是,日、罡模式载体内质点天体都是在载体质心的力矩作用中运动。质点天体的卫星运动都产生这样一种特性:它们居住的星系不论在哪个阶层载体内,只要所居载体为日、罡模式,就都被与轴心对峙的独立天体向心力作用;质点天体产生向其侧行的动能后,侧行至轴心天体弓形电荷限定的角度,都被控制机制制约;这个条件使质点天体在质心的偏心角度上运行,只能处于独立天体向心力与轴心天体吸积力两种作用的平衡关系中,依据引力的平衡作用与日、罡模式的载体质心发生力矩关系;这种具有特定性质的物理环境,使质点天体在力矩中运行于偏心轨道上,不论形成的旋涡形态明显与否,都是在力矩的基本条件上,形成被两侧载体质心挟持下运行的卫星运动态。

 

2、地、月之间不能发生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引力关系   

 

 

月球的曲线运动规则展示,它绕地球运行处在这样一种状态:因地球被日、罡的力矩作用在偏心轨道上运行,使自身和地球发生引力关系的同时,与日、罡也发生引力关系;这种物理环境,给它造成在绕地球运行中卫星运动夹带侧行动态的曲线运动条件。月在卫星运动中虽然也被两个基本条件制约,可是,由于它所依赖的地球与引力势低的异阶级天体—北极星已构成对旋体机制,这种特殊关系使它在运行中被两个基本条件制约时,改变了偏心运动形式为曲线运动。月在曲线运动中表现这样的特征:它按月行12.6度与地转372.6度同步规则,在排列点上虽然侧行角度无准则,但是在年轮中却形成于卫星周期内增加一个侧行周期的独特运动规则;月在曲线运动中,两条侧行斜线的止点在卫星周期中不停顿退移,使增进的侧行角度,到冬、夏至农历15日产生半径和周期校正性质,导致侧行周期对卫星周期的时差,转变为增加一个南北迂回周期的频数。由于这个规则制约月球的曲线运动,使它在冬、夏至伴地球绕日半径形成居赤道两侧19度换位的格式。

月在圆周运动中侧行周期比卫星周期缩短1,5266个月时,它按这样的节律在侧行止点上退移,以梯进方式表现增进的侧行角度后,在冬、夏至换位被地球绕日方位节制。其规则展示这样的内在性质:月用圆周与侧行两种动态合成的曲线运动,被地球在公转中的近、远日距差条件制约,不受地球的自转频率干扰。因有这种性质存在于地、月构成的圆周体内,即使地球在自转中发生旋转力强、弱变化,也不能改变月在圆周体中的曲线运动规则。

因为月在圆周运动中不论两条曲线的止点怎样退移,都遵守圆周体机制中的正比规范,所以,月在两侧引力中形成的侧行动态被地球两侧控制机制制约,虽然发生运行12.6度的第二层力矩关系,但是只能遵守偏心运动规则,不能使天体向环形电荷弧层的高层位和低层位跃迁。根据这种现象可以确定:给月球造成曲线运动的原因,不是地球与它,在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作用力与负作用力中发生变速运动的结果;而是月球被北极星向心力、太阳转向中心吸积力、和地球转向中心吸积力共同作用,使它在相互牵制的三方引力中被地球弧层内环形电荷作功,产生被做功电动能后,在环形电势能减少的基础上形成向南北侧行动态。因此,地球旋转时,它的向心力并未对月形成变速运动,即使地球对月运行的制动力产生强弱作用,也与它的侧行动态无关。

地球在太阳系质点位置上表现的动态,对这个论点可以成为佐证。地球绕日运行对星系质心虽然发生近、远日关系,但是并不标志太阳居轴心的旋转力强弱。假如地球绕日的近、远距差,被误认为是星系质心旋转力强弱所至,那末,这样的物理关系只能在太阳椭圆形场伴随天体旋转中发生。实际上,太阳在自转中踞星系质心内旋频率不但与地球居质点外旋频率不同步,而且太阳旋转与椭圆形场脱节。这种性质现于:地球是用自转365.2422周时间绕日运行一周,而太阳只用地球自转25.38周时间自转一周。依据这些特征推断,有机天体的圆周体关系与实验圆周体关系性质不同,不能并论。在星系关系中:质心天体虽然踞轴心,但是内旋运动都被与对峙天体发生的轴状关系支持;日、罡模式载体内,质点天体在圆周运动中都处于被质心与对峙天体双方作功的力矩状态。在实验圆周体关系中,它的体系是独立的,圆心通过一条线做媒介,可以按人为意志施予圆点各种形式的作用力。从这个差别中可以看出,两种圆周体的物理关系存在性质差别。在星系圆周体内,轴心天体旋转不仅使它们负离子体内产生电离层,而且层上电子均改变负导向排列规则,质点天体与其发生对立关系时,在它们环形区域内只能依弧层规范按顺序排列,因此,行星产生被做功电动能后,在电势能减少中运行必需遵守弧层秩序。以日地圆周体为例,即使地球在太阳环形区域内行于近、远日点,也只能按正比规范在属于自身的弧层内运行。

既然否定了月球曲线运动成因是地球旋转对它形成变速运动所至,那末,就应当给月球形成曲线运动的自然形式找到物理根据。按照物体动态与外作用力形式平衡、统一的规范,寻找和月球侧行动态平衡、统一的作用力源,与地球被日、罡作用的两种形式引力类同。对此推断:在地球系外,对地球偏心运动和月球曲线运动制动的作用力源都出自日、罡;地球偏心运动成于日、罡对它的力矩作用;这种作用虽然转移到月球,但因两侧引力对绕地运行的月球形成作用力时,不能保持对地球平衡作用的原样,故改变对月平衡关系形式,使两侧引力对地球作用产生的力矩效果,对月改变为优、劣势此消彼长的相承式平衡关系。

追查对月侧行制动的作用力源,和作用力源与月发生优、劣势消长的相承式平衡关系,以及月在赤道两侧19度形成曲线和偏心两种运动的原因,不仅证实对月形成作用力的物理条件是日、罡的不同形式引力,而且还可以进一步证实,给地球在太阳系内造成偏心运动的条件,是力矩机制。

 

下面是地球绕日一週中,居北纬39.6度、东经118.5度,经过对月定点定位观测,以地转对月周期为标准,对月侧行动态观测记录的摘录部分。此摘录只表现月在赤道两侧19度止点前后的时间与角度,仅供热衷于天体物理的读者,对月球侧行周期与卫星周期关系分析时作参考。

97年3月20日是农历2月12日,这天是春分。

  

   97年4月26日,农历3月20日3时,月在正南57度。

   97年4月27日,农历3月21日3时45分,月在正南59度。

   97年4月28日,农历3月22日4时51分,月在正南59度。

 

   97年5月26日,农历4月20日,天阴,小雨

   97年5月27日,农历4月21日4时13分,月在正南57度。

 

   97年6月19日,农历5月15日23时13分,月在正南59度。

   97年6月20日,农历5月16日24时9分,月在正南59度。

   97年6月21日,农历5月17日,这天是夏至。

   97年6月22日,农历5月18日1时1分,月在正南59度。

 

   97年7月18日,农历6月14日22时43分,月在正南59度。

   97年7月19日,农历6月15日,中雨。

   97年7月20日,农历6月16日24时41分,月在正南57度。

 

   97年8月13日,农历7月11日19时33分,月在正南57度。

   97年8月14日,农历7月12日20时27分,月在正南59度。

   97年8月15日,农历7月13日21时27分,月在正南59度。

 

   97年9月12日,农历8月11日20时5分,月在正南59度。

   97年9月13日,农历8月12日21时5分,月在正南59度。

   97年9月14日,农历8月13日22时5分,月在正南56度。

 

97年9月23日,农历8月22日,这天是秋分。

  

   97年9月23日,农历8月22日5时28分,月在正南21度。

   97年9月24日,农历8月23日6时25分,月在正南21度。

 

   97年10月8日,农历9月7日17时20分,月在正南59度。

   97年10月9日,农历9月8日17时57分,月在正南59度。

   97年10月10日,农历9月9日18时51分,月在正南56度。

 

   97年10月23日,农历9月22日,5时50分,月在正南21度。

 

   97年11月4日,农历10月5日15时11分,月在正南59度。

 

   97年11月17日,农历10月18日11时53分,月在正南22度。

   97年11月18日,农历10月19日12时49分,月在正南21度。

   97年11月19日,农历10月20日13时45分,月在正南22度。

 

   97年12月13日,农历11月14日23时35分,月在正南22度。

   97年12月14日,农历11月15日24时35分,月在正南21度。

   97年12月16日,农历11月17日1时31分,月在正南21度。

 

97年12月22日,农历11月23日,这天是冬至。

 

   98年1月14日,农历97年12月16日,月在正南21度。

 

   98年2月6日,农历1月10日20时23分,月在正南23度。

   98年2月7日,农历1月11日21时12分,月在正南21度。

   98年2月8日,农历1月12日22时5分,月在正南21度。

 

   98年2月21日,农历1月25日7时25分,月在正南59度。

   98年2月22日,农历1月26日8时19分,月在正南59度。

 

   98年3月5日,农历2月7日18时10分,月在正南23度。

   98年3月6日,农历2月8日19时2分,月在正南21度。

   98年3月7日,农历2月9日19时54分,月在正南21度。

   98年3月8日,农历2月10日20时45分,月在正南23度。

 

98年3月21日,农历2月23日,这天是春分。

 

   98年3月21日,农历2月23日5时52分,月在正南57度。

   98年3月22日,农历2月24日6时43分,月在正南59度。

   98年3月23日,农历2月25日7时37分,月在正南59度。

 

   98年4月2日,农历3月6日17时10分,月在正南23度。

   98年4月3日,农历3月7日18时2分,月在正南21度。

   98年4月4日,农历3月8日18时53分,月在正南21度。

 

   98年4月18日,农历3月22日4时39分,月在正南59度。

   98年4月19日,农历3月23日5时30分,月在正南59度。

 

上面摘录的部分,是在地球绕日一週中,依地转对月周期,用三点一线的形式对月侧行动态定位观测,摘录月在赤道两侧19度前后表现的迂回动态及侧行角度。这样的侧行角度,是从北纬39.6度,东经118.5度的定位经纬点上,按垂直线对月角度测量,通过三点一线的定点定位观测形式得出。其中表现一个特点:在这个摘录部分中,月行于赤道线两侧19度止点,位于望方半径的记录多于朔方。其原因是:月行至赤道线两侧19度止点时,它居望、朔两端能够给观测效果造成差别。这个差别在于:月球的侧行止点在时差中推移时,至望端,一轮满月当空,格外清彻;到朔端,由于月居日、地之间,使观测者在地球上看不见月被太阳光照的反射面。故此,只有当月行离朔之两侧30度外,经过太阳对月光照改变角度,才能在地球上看到它被太阳光照时反射的一个边角,产生“月芽儿”的观测效果。而月在这60度角内形成的侧行止点,便成为观测空白。

 

八、月在赤道两侧19度换位与日在赤道两侧23.26度换向对应

1、月球侧行角度梯进和地球纬线对日迂回合拍形成链式环节

 

 

冬至,南回归线对日形成凸峰时,月在农历15日子时行至望,位于赤道北侧19度。夏至,北回归线对日形成凸峰时,月在农历15日子时行至望,位于赤道南侧19度。这样的对应形式,表现出月在赤道两侧19度换位被日、地直线校正,与南北回归线对日换向的环节相扣。把冬、夏至月在赤道两侧19度侧行换位,与日在赤道两侧回归线迂回换向的形式联在一起,可以看到这样一层关系:月在冬、夏至位居赤道两侧19度换位,与日在冬、夏至位居赤道两侧23.26度换向同步,是按对应形式形成链式环节。

以冬至地球在近日点,南回归线对日形成凸峰,月在农历15日子时行至望,位于赤道北侧19度与日、地行成直线为始点,月球侧行一个周期再到这个点,已从日—地直线上退移30度(注:为叙述理性,运算从简,将闰月中差数被冬、夏至农历15日校正,其中存在的数性搁置。后见略)。月绕地球一周,侧行周期在卫星周期中退移增进的角度为30度。巧合的是:与此同时,地球离开近日点30度;太阳从南回归线向北移7.753度。月在这样的同步形式中虽然从侧行周期止点上增进30度,但是与日—地直线相差30度,形成月球的侧行周期在第一个卫星周期中增进30度,与地球绕日30度、太阳从南回归线向北移7.753度合拍的链式环节。

月球侧行两个周期再到这个点,已从日—地直线上退移60度。月绕地球二周,侧行周期在卫星周期中退移增进的角度为60度。巧合的是:与此同时,地球离开近日点60度;太阳从南回归线向北移15.506度。月在这样的同步形式中虽然从侧行周期止点上增进60度,但是与日—地直线相差60度,形成月球的侧行周期在第二个卫星周期中增进60度,与地球绕日60度、太阳从南回归线向北移15.506度合拍的链式。

月球侧行三个周期再到这个点,已从日—地直线上退移90度。月绕地球三周,侧行周期在卫星周期中退移增进的角度为90度。巧合的是:与此同时,地球离开近日点90度;太阳从南回归线向北移23.26度。月在这样的同步形式中虽然从侧行周期止点上增进90度,但是与日—地直线相差90度,形成月球的侧行周期在第二个卫星周期中增进90度,与地球绕日90度、太阳从南回归线向北移23.26度合拍的链式。

月伴地球从冬至始绕日90度到春分。月在春分,它的侧行周期隐于卫星周期中经过3级30度增进形式,梯进90度,与地球离开近日点90度、太阳从南回归线向北移23.26度同步,形成年轮中第一个链式环节。月在这样的环节中,与日、罡、地三星改变的几何角度依旧对应。这种对应性在日、罡、地、月四星的链式环节中表现两个方式:一个是,地球绕日90度,与月在侧行周期中增进90度、太阳从南回归线北移23.26度合拍;另一个是,日、罡对地球两条线形成90度,与月从赤道北侧19度向南增进90度相等,使月在侧行止点换位前过渡与日在回归线换向前于赤道过渡,两个中转形式合拍。

 

 

2、日、罡、地、月在链式环节中形成两层三个同步运动方式

 

地球与日、罡、月在春分形成一个链式环节后,向夏至方位运行遵循这样的规则:它绕日30度;月球的侧行周期在卫星周期中增进30度;太阳从赤道向北移7.753度。三种形式的同步动态不仅与日、罡、地三星的几何角度变化对应,而且在近、远日距离中现出两层三个同步现象的环节。因为这些天体在两层三个同步方式中形成的链式环节,只能通过月球侧行止点在卫星周期中增进的形式看到,所以,地球绕日30度形式于链式环节中虽为虚设,但在甄别合拍方式中它是不可缺少的一个方面。

冬至时,地球在近日点,它的南回归线对日形成凸峰;月在农历15日子时行至望,位居赤道北侧19度与地、日行成直线。到春分,地、月、日形成三种形式的转折界限。第一种界限是:以冬至始到春分,日、罡对地球两条线从113.26度钝角向90度直角转化;以春分始到夏至,日、罡对地球两条线从90度直角向66.74度锐角转化。第二种界限是:春分前,月行至赤道线南侧19度在朔方半径;春分后,再行至赤道线南侧19度转移到望方半径。第三种界限是:以冬至始到春分,日从南回归线上向赤道转移;以春分始到夏至,日从赤道向北回归线转移。

春分到夏至,日、罡、地、月的链式环节形成在两层三个同步现象上变化的形式。第一层现于几何角度变化:一、春分到夏至,日、罡对地球两条线从直角上收缩23.26度,变为66.74度;二、月球的侧行周期在卫星周期中迂回三周后增进90度,等于从冬至始在卫星周期中梯进180度,实现从赤道北侧19度到赤道南侧19度的换位;三、地球在北极星轴上90度转向,与太阳在北极星轴上90度转向分歧的角度加大,由34.89度变为46.52度。第二层现于协调动态:一、地球绕日90度;二、月在卫星周期中绕地三周后,侧行周期在卫星周期中增进位差90度,按夏至农历15日子时校正规则实现换位;三、太阳从赤道向北移23.26度,北回归线与日相对形成凸峰。通过两层三个同步现象变化形式可以看出,日、罡、地、月在这样的链式中形成了第二个环节。

夏至时,地球在远日点,北回归线对日形成凸峰,月在农历15日子时行至望,位于赤道南侧19度与地、日行成直线。地球从这个点始,运行90度到远—近日点中间的秋分方位。月在秋分,它虽然仍以30度增进形式与日、罡、地形成链式环节,但是在两层三个同步方式中发生的几何关系与协调关系形成差别。在几何关系中形成这样的差别:一、日、罡对地球两条线从夏至的66.74度锐角上伸张,到秋分张至90度形成直角;二、月球侧行周期在卫星周期中梯进的位差增进90度,等于从冬至始在卫星周期中梯进270度;三、地球在北极星轴上90度转向与太阳在北极星轴上90度转向的分歧缩小,由46.52度转变为34.89度。在协调关系中形成这样的差别:一、地球绕日270度;二、月在卫星周期中绕地球9周,侧行周期在卫星周期中形成的位差又增进90度,按冬至农历15日子时校正规则形成换位前的过渡;三、太阳形似从北回归线上向南迂回23.26度,变为赤道线对日形成凸峰。日、罡、地、月四星在两层三个同步现象中,于秋分形成第三个链式环节。

秋分过后,地球绕日90度回到近日点形成冬至方位,在这段行程中,它仍按3级30度方式与日、罡、月在链式环节中梯进,形成的两层三个同步形式和春分向夏至运行形式雷同。到冬至,形成第四个链式环节。

 

3、  三个条件使月在侧行止点换位与日在回归线换向对应

 

通过对四个链式环节分析可以看出,不仅冬、夏至月在赤道两侧19度换位与日在赤道两侧23.26度换向形式对应,而且春、秋分,月在望、朔方半径侧行止点过渡与日在赤道两侧迂回过渡的形式同步。从表面现象看,地球在近、远日点迂回与日、月在赤道两侧换位、换向角度同步,但实质是两侧引力对地、月作用,发生的平衡关系依几何角度变化。

太阳在赤道两侧23.26度迂回中换向,原本成于观测者在地球运转中产生的视觉差。造成这种视觉差的原因是,地球在北极星轴上90度旋转着行于近、远日点,赤道两侧23.26度纬线对日形成的凸峰南北转折。地球按这种形式转折被三个条件制约:一、它绕日运行被日、罡力矩作用,在太阳矩线北侧近日点46.52度、远日点23.26度形成偏心轨道;二、地球在偏心运动中被北极星轴控,使它在地—罡轴上90度转向恒定;三、地球运行被近、远日距离的条件限制,形成与日、罡几何角度变化相对应的规范,使它的转向中心线指向太阳时,在其南北两侧23.26度内转折,导致南、北回归线对日形成的凸峰转折。

月绕地球运行,居日、罡、地三星几何关系中实处在附属于地球的位置,它虽然附属地球,但是三星的几何关系反映到这个天体上,仍产生被三个条件制约性。这三个条件是:一、两侧引力对月形成的作用力,是在对地球力矩基础上,由此转化为对月优、劣势此消彼长的相承式平衡关系;二、地球在北极星轴控中运行,它的卫星行向与太阳在北极星轴上90度转向中心线排列,形成偏心形式的角度分歧,月依地球在北极星轴上90度转向确立运行方向后,是处在太阳转向与地球行向的偏心性分歧中绕地球运行,这种方式制约它对太阳转向中心线必需发生基础性向、背关系;三、月伴地球向近、远日点运行,引起太阳转向中心对它产生的吸积作用优、劣势发生第二层变化,这种变化,与地球向近、远日点运行纬线对日形成凸峰的转移形式对应。

地、月在两个层次的星系中运行同被三个条件制约,表现的同步特征证明:从表面现象看它们与日、罡发生的关系,冬、夏至月在赤道两侧19度迂回中止点换位,与日在赤道两侧23.26度迂回中换向形式虽然对应,但制约这种现象的内在规则,是两侧引力对地、月形成作用力时被三个条件制约,使它们在被做功状态虽然形成自己的运动规范,但因所处的三个条件基本相同,使双星尽管在这种共性条件下运动的姿态与动态各异,却因它们同被日、罡载体结构的基础条件限制,故能在物理环境相同中产生周期和转折时间相同的对应效果。